儿童爱读的童话故事【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哥

2019-10-07 作者: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   浏览(173)

财主侯三是个好色之徒,娶了七七四十九个老婆还不满足,只要看见哪家有个漂亮姑娘,还是哪个娶了个俊俏的媳妇,他就要眼红得睡不着觉。下面是5068儿童网小编整理的关于蛇的儿童小故事,供大家阅读和欣赏!

财主侯三是个好色之徒,娶了七七四十九个老婆还不满足,只要看见哪家有个漂亮姑娘,还是哪个娶了个俊俏的媳妇,他就要眼红得睡不着觉,非要把她弄到手不可。要是哪家不答应,晦气的事情就跟着来了,三天之内,这家不是有人被土匪绑票,就是有人挨抓进官府坐牢。因此,人们恨透他啦,背地里都骂他侯三蛇。 一天,侯三蛇听说桃花寨有个叫做蒙玲的姑娘长得十分漂亮,便打发一个媒婆去说亲。媒婆一进门就油腔滑调他说:蒙玲妹妹,恭喜你啦,侯三爷看中了你,今天特地叫我来说亲。他家有钱有势,金银财宝任你用,绫罗绸缎任你穿,山珍海味任你吃,丫环奴仆任你使,真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呀! 蒙玲听了媒婆的话,恨不得抄起拨火棍就把她赶出去。后来,她忍住了气,笑眯眯他说:那太好啦,明天你叫他亲自来定亲吧。 媒婆见蒙玲这般爽快就答应了这门亲事,高高兴兴地回去向侯三蛇报喜去了。 这个媒婆前脚刚走,后脚又进来了第二个媒婆。这第二个媒婆是另一个叫做胡地的财主派来说亲的。这家伙坏得很,人们背地里都叫他做伏地蛇。 他和侯三蛇一样,都是好色之徒,不知糟蹋了多少良家女了!蒙玲恨不得把他丢进火塘烧了拿去喂狗。不过,她没有把这种愤恨之情表露出来,而是笑眯眯地答应了这门亲事。 第二个媒婆也高高兴兴地走了。 蒙玲的相好阿吼,在侯三蛇家当长工,两个媒婆走后,她便叫她的弟弟蒙静去把阿吼叫回来,商量除掉侯三和胡地这两条地头蛇的办法。 第二天清早,蒙玲刚刚打扮完毕,侯三蛇便来啦。俗话说:三分人材七分打扮,本来就长得很漂亮的蒙玲,经过打扮之后,象朵刚开放的牡丹花,侯三蛇见了,恨不得一下子就弄到手才解馋呢!刚想向蒙玲提说亲事时,蒙玲先开口了,说:三爷啊,你亲自上门来说亲,我太高兴啦!我是个贫家民女,从来没敢想到有这样的福气,因此跟阿吼相好了。阿吼是你家长工,他的脾气你是知道的,是个炮筒子,我若嫁给你,他会把我的眼睛挖出来的。 侯三蛇听了,哈哈大笑说:我还以为讲的是什么重大事情呢,原来是一个小小的阿吼,这你放心好啦,回去我就把他剐了! 蒙玲十分害怕地说:我可使不得,我最怕见死人,更不用说是阿吼了,我怕他的鬼魂来报复。 侯三蛇听蒙玲这样一说,急切地问道:我的心肝宝贝,那你说用什么办法来对付阿吼才好呢? 蒙玲仔细想了想说:离这儿五里地不是有个楞仙洞吗,听老年人说,夜间把哪个装在铁皮箱里丢下洞去,他的灵魂就永远地消灭了 蒙玲的话还没说完,侯三蛇早乐坏了,忙说:好!今晚我就叫人把阿吼那穷小子丢下楞仙洞去,让他和龙王的女儿相好去吧!说罢,匆匆地走了。 侯三蛇走后,天快黑时,蒙玲借来邻居的一匹快马,叫蒙静奔伏地蛇家去了。一进门,蒙静就装做十分着急的样子说:胡地爷呀,昨天我姐已答应嫁给你了,可今天早晨侯三蛇又来说要讨我姐做他的小老婆。我姐说,‘侯三爷,你来晚了,我已经答应嫁给胡地爷,没法更改啦。侯三蛇一听我姐的话,蛮横他说:‘我不管你能不能更改,反正我看中了你,就要娶! 说到这里,蒙静突然停了一下,然后用挑拨的口气说:唉,他不但不讲道理,还把你骂得一文不值。 伏地蛇听说侯三蛇不但要抢走自己看中的女人,而且还在背地里骂他,气得脸色发青,问道:侯三那条老狗怎样骂我的? 蒙静心里暗暗好笑,不紧不慢他说:他骂你是绿头苍蝇,桶底骚甲,是一个扒灰淫母的大王八 听到这里,伏地蛇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暴跳如雷地问:他还说了我什么坏话?! 蒙静说:他还说你的眼睛一年四季不是流水就是流脓,活象个跑花母狗的烂屁股! 这话象把锥子戳进伏地蛇的屁股似的,刚才气鼓鼓的肚子一下瘪了下去,颓丧地跌坐在身后的太师椅上。 伏地蛇年轻时就寻花问柳,早早的就染上了淋毒性病,后来淋病进眼,把眼睛搞坏了,一年四季红通通的,不是流水就是流脓。为了治眼病,他不知请了多少个医生,吃了多少药,但都不见好。听了蒙静的话,他的心一下子凉了大半截,心想:蒙玲听了侯三蛇那条老狗的挑拨,一定不同意嫁给我了。但眼看就要到口的肥肉让人家夺去,他伏地蛇是不甘心的,于是他恶狠狠地问蒙静道:那么你姐姐的意思呢,翻悔啦? 蒙静说:现在还难断定。 伏地蛇又问道:你娘和你的意思呢? 蒙静说:我娘说,论财势,你们两家都差不多,论年纪,你比侯三小得多,不过就是你的眼睛烂得太难看,要不你是再好不过了。我吗,我恨死侯三那条老狗了,有次我上山捉野兔回来,路过他家门口,被他撞见了,不但把我辛辛苦苦捉得的野兔全抢去了,还放恶狗咬伤了我的脚后跟,我恨不得剥他的皮,抽他的筋,哪里还同意姐姐嫁给他呢! 听到这里,伏地蛇着急地问道:那你说我该怎么办才好呢? 蒙静说:我有一计,你现在就带着彩礼跟到我家里去,亲自跟我姐和我娘说。说妥了,明天一大早就把人接回来,那时,他侯三蛇知道了也没办法啦! 伏地蛇听了欢喜若狂,立刻里三新外三新地换了衣裳,带着彩礼,骑上了马跟蒙静一道向桃花寨奔去。 话分两头。天刚黑时,侯三蛇的两个家丁奉命抬着装在铁皮箱里的阿吼摇摇摆摆地向楞仙洞走去,走到桃花寨村前的十字路口时,等候在那里的蒙玲笑盈盈地对两个家丁说:两位大叔辛苦了,到我家喝杯酒去吧,我娘早把鸡肉炒熟了。边说边把手中的萤火虫在铁皮箱周围涂抹着,使人老远老远就看见铁皮箱上的萤光在闪闪发亮。 这两个家丁都是酒鬼,听说不但有酒,而且还有鸡肉,口水早流三尺长,于是把装着阿吼的铁皮箱丢在路旁的一棵大树底下,跟着蒙玲进村去了。 侯三蛇的家丁刚走不久,伏地蛇和蒙静就来了。蒙静指着放在路旁大树下的铁皮箱对伏地蛇说:啊呀,那是什么,亮晶晶的,胡地爷,我们去看看吧,说不定是什么宝贝呢! 伏地蛇听说有宝贝,连忙滚鞍下马,随同蒙静向铁皮箱走去。刚走到铁皮箱旁边,便听见一个声音在箱里唱道:铁皮箱,是个宝,烂眼睛,能治好唱了一遍又一遍。 蒙静拍拍箱盖,故意大声问道:是哪个在里面唱歌? 阿吼在铁皮箱里答道:我是阿吼! 伏地蛇奇怪地问:你在里面做什么? 阿吼答:治眼病呀! 蒙静在一旁大笑道:阿吼,你哄哪个呀,铁盒子就能治好你的眼病,我不信,你出来我看看。说着,上前把插在锁袢上的铁条扯出来,打开箱盖。 阿吼从铁皮箱里跳了出来,揉揉眼睛,十分愉快地笑着说:哈哈,你看,我的眼睛明晃晃的,简直比天上的星星还要亮哩! 蒙静凑近阿吼的眼睛看了一阵,故作惊讶他说:你患了三年的烂眼炎病,果然治好啦,真神奇啊! 阿吼说:这是神仙送给我的宝箱子,专治各种眼病的,莫说是三年的烂眼炎,就是十年、二十年的烂眼炎也能治得好! 听了阿吼的话,伏地蛇心里暗想:我的烂眼睛治了许多年都不见好,为什么不借他的宝箱用用?治好了眼病,就没人再讲我长得难看了,那样一来,说不定蒙玲今晚就答应跟我成亲呢!于是便讨好地对阿吼说:好兄弟,借你的宝箱子用用吧。治好了我的眼病,我一定重重地赏你。 阿吼耸耸肩膀,冷冰冰他说:等治好了病才给我报酬?嗯哼,天下哪有那样便宜的事,我不借!说完扛起铁皮箱就要走。 伏地蛇急了,把要拿去作彩礼的礼物往阿吼面前一送说:我身上没有带钱,拿这些东西顶了吧。 阿吼摇摇头说:太少了,再添一件衣裳吧。 伏地蛇治眼病心切,立即把外衣脱下,交给阿吼。阿吼把铁皮箱放下,打开盖子,让伏地蛇进去。等伏地蛇进去以后,他立刻把箱子盖好,在锁袢上用铁条扣牢,骑上伏地蛇的大白马,和蒙静扬长而去。 阿吼和蒙静刚走,侯三蛇的两个家丁便醉醺醺地回来了,他们二话不说,抬起铁皮箱,朝楞仙洞走去,咚地一声丢下水里去过了几天,阿吼穿上伏地蛇的新衣,骑着伏地蛇的大白马,走进侯三蛇的大院,大声说:侯三爷,你家的奴仆阿吼又回来了! 侯三蛇一看,目瞪口呆,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结结巴巴地说: 你你 阿吼手中拿着伏地蛇的彩礼,笑嘻嘻他说:三爷,谢谢你,你使我走了红运啦,我身上穿的,手中拿的都是在楞仙洞得的。楞仙洞下多美啊,亭阁,楼台金光灿烂,奇花异草四季常青,比天堂还美啊! 侯三蛇听到这里,对阿吼的疑虑清除了,问道:下面可有美女? 阿吼说:下面是个女人国,尽是美女!年长的是仙姑,年轻的是玉女。 她们欢迎世间多情的男子下去玩呢!她们还说,如果哪个背一面铜鼓下去的,回来时可给十个玉女带回来,哪个背一面大皮鼓下去的,回来可带一个玉女回来,她们喜欢唱歌跳舞,需要鼓来伴乐器呢! 侯三蛇听了大喜,心想,十个玉女比一个蒙玲强多啦!于是便对阿吼说: 你背大皮鼓给我带路,我背大铜鼓! 不一会,侯三蛇和阿吼各人背着自己的大鼓,来到楞仙洞,阿吼指着洞口说:我喊一二三,然后各人同时敲响自己的大鼓跳下去。侯三蛇说: 好!于是只听见咚!当!两声鼓响,两人便跳下水去了。 铜鼓是不浮水的,侯三蛇背的铜鼓足有八十斤重,他连呼喊一声都来不及就沉下去了,永远不会再回来了。皮鼓是浮水的,它托着阿吼沿着地下河飘呀飘呀,一会儿便飘到了桃花寨前的小河里,蒙玲和蒙静姐弟俩早在那里等候着啦,他们把阿吼扶上岸,高高兴兴地回到了家里。 第二天,阿吼和蒙玲举行婚礼,全寨的人都来参加。大家都称赞他们是一对好夫妻,祝他们生活美满幸福。 阿吼和蒙玲用巧计把恶贯满盈的侯三和胡地两条地头蛇消灭在楞仙洞里,为民除了害,从此,人们便把楞仙洞称为除蛇洞。

[中国]

从前,有兄弟三个。老大叫太郎,老二叫次郎,老三叫三郎。他们在山沟里长大,靠猎熊捕虎过日子,都练就了一身好本领,成了使用刀、枪、弓箭的名手。 那时候,深山里有片长满了梨树和栗子树的地方。可是,进山去摘梨和捡栗子的人,不是失踪就是死亡,总是有去无回。所以,人们管那座山叫葬身岭,传说那里有一个吃人的妖精。 有一天,太郎自告奋勇要去除妖,他肩上挎着弓箭,腰里插着钢刀,便匆忙上路了。他翻山越岭,走了一程又一程。他来到一条峡谷里,发现在一块大岩石上有一座很简陋的小茅屋,茅屋前坐着一个白发老婆婆,正在摇着纺车纺棉线。 喂,大哥,到哪儿去呀?老婆婆问道。 我去深山除妖精。 可不能去哟!老婆婆用嘶哑的嗓音说道,过去进山的人没有一个活着回来的,你还年轻,赶快回家吧,别去白白送命啦! 不,我一定要去!老婆婆,请你告诉我这路怎么走。 你一定要去吗? 是的,不管怎样也要去。 咳,太任性了。我的话你可以不听,不过,希望你听听前面溪流的呼唤声,自己再拿主意,我这可是好意呀! 太郎微笑着,谢绝了她的劝告,毫不畏惧地向前走去。一会儿,来到了溪流旁。湍急的溪流哗哗地唱道: 赶快回家!哗啦啦迅速回家!哗啦啦什么‘回家‘回家的!太郎啪地一声拍了一下刀鞘,又嘣地一声拉了一下肩上的弓弦,毫无惧色,一直朝前走去。不一会儿,又来到了一片竹林边。竹林迎着风沙沙地唱道: 赶快回家!沙啦啦迅速回家!沙啦啦什么‘回家‘回家呀!太郎又啪地一声拍了一下腰间的刀鞘,嘣地一声拉丁一下肩上的弓弦,毫无顾忌地朝前走去。下一会儿,他又来到了一个深潭旁。潭上有一座独木桥,桥下的水面上漂着一个葫芦,葫芦一起一落地唱道: 后退,后退!嗨啦啦回家,回家!嗨啦啦太郎觉得一路平安,早已把老婆婆的话忘到九霄云外。他心想,前面不会再有什么危险了,于是毫不理会,迈开大步朝葬身岭奔去。不大工夫,便走进一片无边无际的大树林。树林茂密的枝叶纵横交错,阴森怕人。突然间周围又变得明亮起来,他没走多远,只见林中出现了一片荒凉的沼泽。水边草地上站着一个女子,两只眼睛闪着青光。 年轻人,请问你到哪儿去?女子微微笑着问道。她的笑容显得非常漂亮,妖艳迷人。太郎一下子被她迷住了,便忐忑不安地回答说:进深山来除妖精。 啊,那深山还远着哩,请在这儿歇歇脚吧!那女子说着,便坐了下来。 太郎茫然不知所措地站在一旁。 站着干啥?还不快坐下歇歇。女子说。 太郎解下肩上的弓箭,坐了下来。那女子凑近他身边,又说:坐着不如躺下好,请躺下睡一觉吧! 太郎放下刀,刚一躺下,那女子叫了一声亲爱的!一下子现了原形,变成一条大蛇,把太郎紧紧地缠住了次郎和三郎在家里等呀等呀的,不见太郎回来,次郎便要去接应哥哥。 咱们俩一块儿去吧。三郎说。 不用,妖精没有什么了不起。你留在家里做做饭什么的,等我们回来。 次郎也勇敢地向葬身岭奔去。 他走了一程又一程,也来到了小茅屋前边。 站住! 老婆婆果断地向次郎喊道。她苦口婆心地劝次郎回去,但他只是微微一笑。 次郎继续向前走去,不一会儿,他听到了溪流的歌声: 后退,后退!哗啦啦回家,回家!哗啦啦次郎照旧朝前走,不一会儿,又听到了竹林的歌声: 后退,后退!沙啦啦回家,回家!沙啦啦他还是朝前走,又过了一会儿,听到了葫芦的歌声: 后退,后退!嗨啦啦回家,回家!嗨啦啦次郎仍一步不停地朝前走,很快便闯进深山老林,登上了葬身岭。 次郎和太郎一样,也再没有回来。 最后,三郎又朝葬身岭奔去。 与两个哥哥相比,三郎的武艺并不怎么高强,但他的耳朵像兔子一样机警,鼻子像猎犬一样灵敏,眼睛像山鹰一般犀利。他走到峡谷中的小茅屋前,也像哥哥一样,向白发老婆婆打听了去葬身岭的路。老婆婆目不转睛地看着三郎,微笑着说:孩子,你进深山除妖,我很放心。 飞溅奔腾的溪流唱起欢乐的歌儿: 前进,前进!哗啦啦上山,上山!哗啦啦欢腾的竹林也随风唱起愉快的歌儿: 前进,前进!沙啦啦上山,上山!沙啦啦独木桥下漂舞的葫芦也唱起胜利的歌儿: 前进,前进!嗨啦啦上山,上山!嗨啦啦就这样,三郎进入茂密的深山老林,走近了沼泽。沼泽边上也站着那个妖艳迷人的女子。 三郎先生,你到哪儿去?女子问道,接着又微微一笑。 哎,她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真奇怪! 正当三郎疑虑不安的时候,那女子已经走到他跟前:你要去除妖精的那座山还远着哪,请先在这里歇歇脚吧! 三郎十分警觉,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站着干啥,还不快坐下。 女子催促着,三郎便假意坐了下来。 坐着不如躺下好,请躺下睡一觉吧!那女子说着,便把身子靠近了三郎。三郎真地躺下来,但他闭上右眼的时候,就睁开左眼;闭上左眼,就睁开右眼,紧盯着这个可疑的女人,手里紧握着刀把。那女子迫不及待地突然扑过去,又要搂抱三郎哎呀!只听她尖叫一声,仰面倒在地上。她的嘴被刀刺破,鲜血直流。三郎拿着沾满血的钢刀站了起来:妖精,快还我两个哥哥! 话音未落,三郎的钢刀已刺进了那女子的腹部。 那女子转眼间变成了一条大蛇,疼得直打滚。三郎接着又用刀划开了它的肚子,救出了奄奄一息的太郎和次郎,大蛇很快便死去了。 后来发现,在沼泽边上一棵大树的背后,人和各种野兽的骨头堆成了小山,还有许多生了锈的刀、枪和箭簇等。 葬身岭上的大蛇被劈死了。附近的老百姓再也不必担惊受怕,可以喜气洋洋地进山摘梨和捡栗子了。

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1

  财主侯三是个好色之徒,娶了七七四十九个老婆还不满足,只要看见哪家有个漂亮姑娘,还是哪个娶了个俊俏的媳妇,他就要眼红得睡不着觉,非要把她弄到手不可。要是哪家不答应,晦气的事情就跟着来了,三天之内,这家不是有人被土匪绑票,就是有人挨抓进官府坐牢。因此,人们恨透他啦,背地里都骂他“侯三蛇”

除蛇洞

  一天,侯三蛇听说桃花寨有个叫做蒙玲的姑娘长得十分漂亮,便打发一个媒婆去说亲。媒婆一进门就油腔滑调他说:“蒙玲妹妹,恭喜你啦,侯三爷看中了你,今天特地叫我来说亲。他家有钱有势,金银财宝任你用,绫罗绸缎任你穿,山珍海味任你吃,丫环奴仆任你使,真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呀!”

财主侯三是个好色之徒,娶了七七四十九个老婆还不满足,只要看见哪家有个漂亮姑娘,还是哪个娶了个俊俏的媳妇,他就要眼红得睡不着觉,非要把她弄到手不可。要是哪家不答应,晦气的事情就跟着来了,三天之内,这家不是有人被土匪绑票,就是有人挨抓进官府坐牢。因此,人们恨透他啦,背地里都骂他“侯三蛇”。

  蒙玲听了媒婆的话,恨不得抄起拨火棍就把她赶出去。后来,她忍住了气,笑眯眯他说:“那太好啦,明天你叫他亲自来定亲吧。”

一天,侯三蛇听说桃花寨有个叫做蒙玲的姑娘长得十分漂亮,便打发一个媒婆去说亲。媒婆一进门就油腔滑调他说:“蒙玲妹妹,恭喜你啦,侯三爷看中了你,今天特地叫我来说亲。他家有钱有势,金银财宝任你用,绫罗绸缎任你穿,山珍海味任你吃,丫环奴仆任你使,真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呀!”

  媒婆见蒙玲这般爽快就答应了这门亲事,高高兴兴地回去向侯三蛇报喜去了。

蒙玲听了媒婆的话,恨不得抄起拨火棍就把她赶出去。后来,她忍住了气,笑眯眯他说:“那太好啦,明天你叫他亲自来定亲吧。”

  这个媒婆前脚刚走,后脚又进来了第二个媒婆。这第二个媒婆是另一个叫做胡地的财主派来说亲的。这家伙坏得很,人们背地里都叫他做伏地蛇。

媒婆见蒙玲这般爽快就答应了这门亲事,高高兴兴地回去向侯三蛇报喜去了。

  他和侯三蛇一样,都是好色之徒,不知糟蹋了多少良家女了!蒙玲恨不得把他丢进火塘烧了拿去喂狗。不过,她没有把这种愤恨之情表露出来,而是笑眯眯地答应了这门亲事。

这个媒婆前脚刚走,后脚又进来了第二个媒婆。这第二个媒婆是另一个叫做胡地的财主派来说亲的。这家伙坏得很,人们背地里都叫他做伏地蛇。

  第二个媒婆也高高兴兴地走了。

他和侯三蛇一样,都是好色之徒,不知糟蹋了多少良家女了!蒙玲恨不得把他丢进火塘烧了拿去喂狗。不过,她没有把这种愤恨之情表露出来,而是笑眯眯地答应了这门亲事。

  蒙玲的相好阿吼,在侯三蛇家当长工,两个媒婆走后,她便叫她的弟弟蒙静去把阿吼叫回来,商量除掉侯三和胡地这两条地头蛇的办法。

第二个媒婆也高高兴兴地走了。

  第二天清早,蒙玲刚刚打扮完毕,侯三蛇便来啦。俗话说:三分人材七分打扮,本来就长得很漂亮的蒙玲,经过打扮之后,象朵刚开放的牡丹花,侯三蛇见了,恨不得一下子就弄到手才解馋呢!刚想向蒙玲提说亲事时,蒙玲先开口了,说:“三爷啊,你亲自上门来说亲,我太高兴啦!我是个贫家民女,从来没敢想到有这样的福气,因此跟阿吼相好了。阿吼是你家长工,他的脾气你是知道的,是个炮筒子,我若嫁给你,他会把我的眼睛挖出来的。”

蒙玲的相好阿吼,在侯三蛇家当长工,两个媒婆走后,她便叫她的弟弟蒙静去把阿吼叫回来,商量除掉侯三和胡地这两条地头蛇的办法。

  侯三蛇听了,哈哈大笑说:“我还以为讲的是什么重大事情呢,原来是一个小小的阿吼,这你放心好啦,回去我就把他剐了!”

第二天清早,蒙玲刚刚打扮完毕,侯三蛇便来啦。俗话说:三分人材七分打扮,本来就长得很漂亮的蒙玲,经过打扮之后,象朵刚开放的牡丹花,侯三蛇见了,恨不得一下子就弄到手才解馋呢!刚想向蒙玲提说亲事时,蒙玲先开口了,说:“三爷啊,你亲自上门来说亲,我太高兴啦!我是个贫家民女,从来没敢想到有这样的福气,因此跟阿吼相好了。阿吼是你家长工,他的脾气你是知道的,是个炮筒子,我若嫁给你,他会把我的眼睛挖出来的。”

  蒙玲十分害怕地说:“我可使不得,我最怕见死人,更不用说是阿吼了,我怕他的鬼魂来报复。”

侯三蛇听了,哈哈大笑说:“我还以为讲的是什么重大事情呢,原来是一个小小的阿吼,这你放心好啦,回去我就把他剐了!”

  侯三蛇听蒙玲这样一说,急切地问道:“我的心肝宝贝,那你说用什么办法来对付阿吼才好呢?”

蒙玲十分害怕地说:“我可使不得,我最怕见死人,更不用说是阿吼了,我怕他的鬼魂来报复。”

  蒙玲仔细想了想说:“离这儿五里地不是有个楞仙洞吗,听老年人说,夜间把哪个装在铁皮箱里丢下洞去,他的灵魂就永远地消灭了......”

侯三蛇听蒙玲这样一说,急切地问道:“我的心肝宝贝,那你说用什么办法来对付阿吼才好呢?”

  蒙玲的话还没说完,侯三蛇早乐坏了,忙说:“好!今晚我就叫人把阿吼那穷小子丢下楞仙洞去,让他和龙王的女儿相好去吧!”

蒙玲仔细想了想说:“离这儿五里地不是有个楞仙洞吗,听老年人说,夜间把哪个装在铁皮箱里丢下洞去,他的灵魂就永远地消灭了”

  说罢,匆匆地走了。

蒙玲的话还没说完,侯三蛇早乐坏了,忙说:“好!今晚我就叫人把阿吼那穷小子丢下楞仙洞去,让他和龙王的女儿相好去吧!”说罢,匆匆地走了。

  侯三蛇走后,天快黑时,蒙玲借来邻居的一匹快马,叫蒙静奔伏地蛇家去了。一进门,蒙静就装做十分着急的样子说:“胡地爷呀,昨天我姐已答应嫁给你了,可今天早晨侯三蛇又来说要讨我姐做他的小老婆。我姐说,‘侯三爷,你来晚了,我已经答应嫁给胡地爷,没法更改啦。’侯三蛇一听我姐的话,蛮横他说:‘我不管你能不能更改,反正我看中了你,就要娶!’”

侯三蛇走后,天快黑时,蒙玲借来邻居的一匹快马,叫蒙静奔伏地蛇家去了。一进门,蒙静就装做十分着急的样子说:“胡地爷呀,昨天我姐已答应嫁给你了,可今天早晨侯三蛇又来说要讨我姐做他的小老婆。我姐说,侯三爷,你来晚了,我已经答应嫁给胡地爷,没法更改啦。侯三蛇一听我姐的话,蛮横他说:我不管你能不能更改,反正我看中了你,就要娶!”

  说到这里,蒙静突然停了一下,然后用挑拨的口气说:“唉,他不但不讲道理,还把你骂得一文不值。”

说到这里,蒙静突然停了一下,然后用挑拨的口气说:“唉,他不但不讲道理,还把你骂得一文不值。”

  伏地蛇听说侯三蛇不但要抢走自己看中的女人,而且还在背地里骂他,气得脸色发青,问道:“侯三那条老狗怎样骂我的?”

伏地蛇听说侯三蛇不但要抢走自己看中的女人,而且还在背地里骂他,气得脸色发青,问道:“侯三那条老狗怎样骂我的?”

  蒙静心里暗暗好笑,不紧不慢他说:“他骂你是绿头苍蝇,桶底骚甲,是一个扒灰淫母的大王八......”

蒙静心里暗暗好笑,不紧不慢他说:“他骂你是绿头苍蝇,桶底骚甲,是一个扒灰淫母的大王八”

  听到这里,伏地蛇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暴跳如雷地问:“他还说了我什么坏话?”

听到这里,伏地蛇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暴跳如雷地问:“他还说了我什么坏话?!”

  蒙静说:“他还说你的眼睛一年四季不是流水就是流脓,活象个跑花母狗的烂屁股!”

蒙静说:“他还说你的眼睛一年四季不是流水就是流脓,活象个跑花母狗的烂屁股!”

  这话象把锥子戳进伏地蛇的屁股似的,刚才气鼓鼓的肚子一下瘪了下去,颓丧地跌坐在身后的太师椅上。

这话象把锥子戳进伏地蛇的屁股似的,刚才气鼓鼓的肚子一下瘪了下去,颓丧地跌坐在身后的太师椅上。

  伏地蛇年轻时就寻花问柳,早早的就染上了淋毒性病,后来淋病进眼,把眼睛搞坏了,一年四季红通通的,不是流水就是流脓。为了治眼病,他不知请了多少个医生,吃了多少药,但都不见好。听了蒙静的话,他的心一下子凉了大半截,心想:蒙玲听了侯三蛇那条老狗的挑拨,一定不同意嫁给我了。但眼看就要到口的肥肉让人家夺去,他伏地蛇是不甘心的,于是他恶狠狠地问蒙静道:“那么你姐姐的意思呢,翻悔啦?”

伏地蛇年轻时就寻花问柳,早早的就染上了淋毒性病,后来淋病进眼,把眼睛搞坏了,一年四季红通通的,不是流水就是流脓。为了治眼病,他不知请了多少个医生,吃了多少药,但都不见好。听了蒙静的话,他的心一下子凉了大半截,心想:蒙玲听了侯三蛇那条老狗的挑拨,一定不同意嫁给我了。但眼看就要到口的肥肉让人家夺去,他伏地蛇是不甘心的,于是他恶狠狠地问蒙静道:“那么你姐姐的意思呢,翻悔啦?”

  蒙静说:“现在还难断定。”

蒙静说:“现在还难断定。”

  伏地蛇又问道:“你娘和你的意思呢?”

伏地蛇又问道:“你娘和你的意思呢?”

  蒙静说:“我娘说,论财势,你们两家都差不多,论年纪,你比侯三小得多,不过就是你的眼睛烂得太难看,要不你是再好不过了。我吗,我恨死侯三那条老狗了,有次我上山捉野兔回来,路过他家门口,被他撞见了,不但把我辛辛苦苦捉得的野兔全抢去了,还放恶狗咬伤了我的脚后跟,我恨不得剥他的皮,抽他的筋,哪里还同意姐姐嫁给他呢!”

蒙静说:“我娘说,论财势,你们两家都差不多,论年纪,你比侯三小得多,不过就是你的眼睛烂得太难看,要不你是再好不过了。我吗,我恨死侯三那条老狗了,有次我上山捉野兔回来,路过他家门口,被他撞见了,不但把我辛辛苦苦捉得的野兔全抢去了,还放恶狗咬伤了我的脚后跟,我恨不得剥他的皮,抽他的筋,哪里还同意姐姐嫁给他呢!”

  听到这里,伏地蛇着急地问道:“那你说我该怎么办才好呢?”

听到这里,伏地蛇着急地问道:“那你说我该怎么办才好呢?”

  蒙静说:“我有一计,你现在就带着彩礼跟到我家里去,亲自跟我姐和我娘说。说妥了,明天一大早就把人接回来,那时,他侯三蛇知道了也没办法啦!”

蒙静说:“我有一计,你现在就带着彩礼跟到我家里去,亲自跟我姐和我娘说。说妥了,明天一大早就把人接回来,那时,他侯三蛇知道了也没办法啦!”

  伏地蛇听了欢喜若狂,立刻里三新外三新地换了衣裳,带着彩礼,骑上了马跟蒙静一道向桃花寨奔去。

伏地蛇听了欢喜若狂,立刻里三新外三新地换了衣裳,带着彩礼,骑上了马跟蒙静一道向桃花寨奔去。

  话分两头。天刚黑时,侯三蛇的两个家丁奉命抬着装在铁皮箱里的阿吼摇摇摆摆地向楞仙洞走去,走到桃花寨村前的十字路口时,等候在那里的蒙玲笑盈盈地对两个家丁说:“两位大叔辛苦了,到我家喝杯酒去吧,我娘早把鸡肉炒熟了。”

话分两头。天刚黑时,侯三蛇的两个家丁奉命抬着装在铁皮箱里的阿吼摇摇摆摆地向楞仙洞走去,走到桃花寨村前的十字路口时,等候在那里的蒙玲笑盈盈地对两个家丁说:“两位大叔辛苦了,到我家喝杯酒去吧,我娘早把鸡肉炒熟了。”边说边把手中的萤火虫在铁皮箱周围涂抹着,使人老远老远就看见铁皮箱上的萤光在闪闪发亮。

  边说边把手中的萤火虫在铁皮箱周围涂抹着,使人老远老远就看见铁皮箱上的萤光在闪闪发亮。

这两个家丁都是酒鬼,听说不但有酒,而且还有鸡肉,口水早流三尺长,于是把装着阿吼的铁皮箱丢在路旁的一棵大树底下,跟着蒙玲进村去了。

  这两个家丁都是酒鬼,听说不但有酒,而且还有鸡肉,口水早流三尺长,于是把装着阿吼的铁皮箱丢在路旁的一棵大树底下,跟着蒙玲进村去了。

侯三蛇的家丁刚走不久,伏地蛇和蒙静就来了。蒙静指着放在路旁大树下的铁皮箱对伏地蛇说:“啊呀,那是什么,亮晶晶的,胡地爷,我们去看看吧,说不定是什么宝贝呢!”

  侯三蛇的家丁刚走不久,伏地蛇和蒙静就来了。蒙静指着放在路旁大树下的铁皮箱对伏地蛇说:“啊呀,那是什么,亮晶晶的,胡地爷,我们去看看吧,说不定是什么宝贝呢!”

伏地蛇听说有宝贝,连忙滚鞍下马,随同蒙静向铁皮箱走去。刚走到铁皮箱旁边,便听见一个声音在箱里唱道:“铁皮箱,是个宝,烂眼睛,能治好”唱了一遍又一遍。

  伏地蛇听说有宝贝,连忙滚鞍下马,随同蒙静向铁皮箱走去。刚走到铁皮箱旁边,便听见一个声音在箱里唱道:“铁皮箱,是个宝,烂眼睛,能治好......”唱了一遍又一遍。

蒙静拍拍箱盖,故意大声问道:“是哪个在里面唱歌?”

  蒙静拍拍箱盖,故意大声问道:“是哪个在里面唱歌?”

阿吼在铁皮箱里答道:“我是阿吼!”

  阿吼在铁皮箱里答道:“我是阿吼!”

伏地蛇奇怪地问:“你在里面做什么?”

  伏地蛇奇怪地问:“你在里面做什么?”

阿吼答:“治眼病呀!”

  阿吼答:“治眼病呀!”

蒙静在一旁大笑道:“阿吼,你哄哪个呀,铁盒子就能治好你的眼病,我不信,你出来我看看。”说着,上前把插在锁袢上的铁条扯出来,打开箱盖。

  蒙静在一旁大笑道:“阿吼,你哄哪个呀,铁盒子就能治好你的眼病,我不信,你出来我看看。”

阿吼从铁皮箱里跳了出来,揉揉眼睛,十分愉快地笑着说:“哈哈,你看,我的眼睛明晃晃的,简直比天上的星星还要亮哩!”

  说着,上前把插在锁袢上的铁条扯出来,打开箱盖。

蒙静凑近阿吼的眼睛看了一阵,故作惊讶他说:“你患了三年的烂眼炎病,果然治好啦,真神奇啊!”

  阿吼从铁皮箱里跳了出来,揉揉眼睛,十分愉快地笑着说:“哈哈,你看,我的眼睛明晃晃的,简直比天上的星星还要亮哩!”

阿吼说:“这是神仙送给我的宝箱子,专治各种眼病的,莫说是三年的烂眼炎,就是十年、二十年的烂眼炎也能治得好!”

  蒙静凑近阿吼的眼睛看了一阵,故作惊讶他说:“你患了三年的烂眼炎病,果然治好啦,真神奇啊!”

听了阿吼的话,伏地蛇心里暗想:我的烂眼睛治了许多年都不见好,为什么不借他的宝箱用用?治好了眼病,就没人再讲我长得难看了,那样一来,说不定蒙玲今晚就答应跟我成亲呢!于是便讨好地对阿吼说:“好兄弟,借你的宝箱子用用吧。治好了我的眼病,我一定重重地赏你。”

  阿吼说:“这是神仙送给我的宝箱子,专治各种眼病的,莫说是三年的烂眼炎,就是十年、二十年的烂眼炎也能治得好!”

阿吼耸耸肩膀,冷冰冰他说:“等治好了病才给我报酬?嗯哼,天下哪有那样便宜的事,我不借!”说完扛起铁皮箱就要走。

  听了阿吼的话,伏地蛇心里暗想:我的烂眼睛治了许多年都不见好,为什么不借他的宝箱用用?治好了眼病,就没人再讲我长得难看了,那样一来,说不定蒙玲今晚就答应跟我成亲呢!于是便讨好地对阿吼说:“好兄弟,借你的宝箱子用用吧。治好了我的眼病,我一定重重地赏你。”

伏地蛇急了,把要拿去作彩礼的礼物往阿吼面前一送说:“我身上没有带钱,拿这些东西顶了吧。”

  阿吼耸耸肩膀,冷冰冰他说:“等治好了病才给我报酬?嗯哼,天下哪有那样便宜的事,我不借!”

阿吼摇摇头说:“太少了,再添一件衣裳吧。”

  说完扛起铁皮箱就要走。

伏地蛇治眼病心切,立即把外衣脱下,交给阿吼。阿吼把铁皮箱放下,打开盖子,让伏地蛇进去。等伏地蛇进去以后,他立刻把箱子盖好,在锁袢上用铁条扣牢,骑上伏地蛇的大白马,和蒙静扬长而去。

  伏地蛇急了,把要拿去作彩礼的礼物往阿吼面前一送说:“我身上没有带钱,拿这些东西顶了吧。”

阿吼和蒙静刚走,侯三蛇的两个家丁便醉醺醺地回来了,他们二话不说,抬起铁皮箱,朝楞仙洞走去,咚地一声丢下水里去过了几天,阿吼穿上伏地蛇的新衣,骑着伏地蛇的大白马,走进侯三蛇的大院,大声说:“侯三爷,你家的奴仆阿吼又回来了!”

  阿吼摇摇头说:“太少了,再添一件衣裳吧。”

侯三蛇一看,目瞪口呆,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结结巴巴地说:

  伏地蛇治眼病心切,立即把外衣脱下,交给阿吼。阿吼把铁皮箱放下,打开盖子,让伏地蛇进去。等伏地蛇进去以后,他立刻把箱子盖好,在锁袢上用铁条扣牢,骑上伏地蛇的大白马,和蒙静扬长而去。

阿吼手中拿着伏地蛇的“彩礼”,笑嘻嘻他说:“三爷,谢谢你,你使我走了红运啦,我身上穿的,手中拿的都是在楞仙洞得的。楞仙洞下多美啊,亭阁,楼台金光灿烂,奇花异草四季常青,比天堂还美啊!”

  阿吼和蒙静刚走,侯三蛇的两个家丁便醉醺醺地回来了,他们二话不说,抬起铁皮箱,朝楞仙洞走去,咚地一声丢下水里去过了几天,阿吼穿上伏地蛇的新衣,骑着伏地蛇的大白马,走进侯三蛇的大院,大声说:“侯三爷,你家的奴仆阿吼又回来了!”

侯三蛇听到这里,对阿吼的疑虑清除了,问道:“下面可有美女?”

  侯三蛇一看,目瞪口呆,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结结巴巴地说:“你......你......”

阿吼说:“下面是个女人国,尽是美女!年长的是仙姑,年轻的是玉女。

  阿吼手中拿着伏地蛇的“彩礼”笑嘻嘻他说:“三爷,谢谢你,你使我走了红运啦,我身上穿的,手中拿的都是在楞仙洞得的。楞仙洞下多美啊,亭阁,楼台金光灿烂,奇花异草四季常青,比天堂还美啊!”

她们欢迎世间多情的男子下去玩呢!她们还说,如果哪个背一面铜鼓下去的,回来时可给十个玉女带回来,哪个背一面大皮鼓下去的,回来可带一个玉女回来,她们喜欢唱歌跳舞,需要鼓来伴乐器呢!”

  侯三蛇听到这里,对阿吼的疑虑清除了,问道:“下面可有美女?”

侯三蛇听了大喜,心想,十个玉女比一个蒙玲强多啦!于是便对阿吼说:

  阿吼说:“下面是个女人国,尽是美女!年长的是仙姑,年轻的是玉女。她们欢迎世间多情的男子下去玩呢!她们还说,如果哪个背一面铜鼓下去的,回来时可给十个玉女带回来,哪个背一面大皮鼓下去的,回来可带一个玉女回来,她们喜欢唱歌跳舞,需要鼓来伴乐器呢!”

“你背大皮鼓给我带路,我背大铜鼓!”

  侯三蛇听了大喜,心想,十个玉女比一个蒙玲强多啦!于是便对阿吼说:“你背大皮鼓给我带路,我背大铜鼓!”

不一会,侯三蛇和阿吼各人背着自己的大鼓,来到楞仙洞,阿吼指着洞口说:“我喊一二三,然后各人同时敲响自己的大鼓跳下去。”侯三蛇说:

  不一会,侯三蛇和阿吼各人背着自己的大鼓,来到楞仙洞,阿吼指着洞口说:“我喊一二三,然后各人同时敲响自己的大鼓跳下去。”

“好!”于是只听见“咚!”“当!”两声鼓响,两人便跳下水去了。

  侯三蛇说:“好!”

铜鼓是不浮水的,侯三蛇背的铜鼓足有八十斤重,他连呼喊一声都来不及就沉下去了,永远不会再回来了。皮鼓是浮水的,它托着阿吼沿着地下河飘呀飘呀,一会儿便飘到了桃花寨前的小河里,蒙玲和蒙静姐弟俩早在那里等候着啦,他们把阿吼扶上岸,高高兴兴地回到了家里。

  于是只听见“咚!”

第二天,阿吼和蒙玲举行婚礼,全寨的人都来参加。大家都称赞他们是一对好夫妻,祝他们生活美满幸福。

  “当!”

阿吼和蒙玲用巧计把恶贯满盈的侯三和胡地两条地头蛇消灭在楞仙洞里,为民除了害,从此,人们便把楞仙洞称为“除蛇洞”。

  两声鼓响,两人便跳下水去了。

哥儿仨与蛇精

  铜鼓是不浮水的,侯三蛇背的铜鼓足有八十斤重,他连呼喊一声都来不及就沉下去了,永远不会再回来了。皮鼓是浮水的,它托着阿吼沿着地下河飘呀飘呀,一会儿便飘到了桃花寨前的小河里,蒙玲和蒙静姐弟俩早在那里等候着啦,他们把阿吼扶上岸,高高兴兴地回到了家里。

从前,有兄弟三个。老大叫太郎,老二叫次郎,老三叫三郎。他们在山沟里长大,靠猎熊捕虎过日子,都练就了一身好本领,成了使用刀、枪、弓箭的名手。

  第二天,阿吼和蒙玲举行婚礼,全寨的人都来参加。大家都称赞他们是

那时候,深山里有片长满了梨树和栗子树的地方。可是,进山去摘梨和捡栗子的人,不是失踪就是死亡,总是有去无回。所以,人们管那座山叫“葬身岭”,传说那里有一个吃人的妖精。

  一对好夫妻,祝他们生活美满幸福。

有一天,太郎自告奋勇要去除妖,他肩上挎着弓箭,腰里插着钢刀,便匆忙上路了。他翻山越岭,走了一程又一程。他来到一条峡谷里,发现在一块大岩石上有一座很简陋的小茅屋,茅屋前坐着一个白发老婆婆,正在摇着纺车纺棉线。

  阿吼和蒙玲用巧计把恶贯满盈的侯三和胡地两条地头蛇消灭在楞仙洞里,为民除了害,从此,人们便把楞仙洞称为“除蛇洞”。

“喂,大哥,到哪儿去呀?”老婆婆问道。

  蒙冠雄等搜集整理

“我去深山除妖精。”

“可不能去哟!”老婆婆用嘶哑的嗓音说道,“过去进山的人没有一个活着回来的,你还年轻,赶快回家吧,别去白白送命啦!”

“不,我一定要去!老婆婆,请你告诉我这路怎么走。”

“是的,不管怎样也要去。”

“咳,太任性了。我的话你可以不听,不过,希望你听听前面溪流的呼唤声,自己再拿主意,我这可是好意呀!”

太郎微笑着,谢绝了她的劝告,毫不畏惧地向前走去。一会儿,来到了溪流旁。湍急的溪流哗哗地唱道:

赶快回家!哗啦啦迅速回家!哗啦啦“什么回家回家的!”太郎啪地一声拍了一下刀鞘,又嘣地一声拉了一下肩上的弓弦,毫无惧色,一直朝前走去。不一会儿,又来到了一片竹林边。竹林迎着风沙沙地唱道:

赶快回家!沙啦啦迅速回家!沙啦啦“什么回家回家呀!”太郎又啪地一声拍了一下腰间的刀鞘,嘣地一声拉丁一下肩上的弓弦,毫无顾忌地朝前走去。下一会儿,他又来到了一个深潭旁。潭上有一座独木桥,桥下的水面上漂着一个葫芦,葫芦一起一落地唱道:

后退,后退!嗨啦啦回家,回家!嗨啦啦太郎觉得一路平安,早已把老婆婆的话忘到九霄云外。他心想,前面不会再有什么危险了,于是毫不理会,迈开大步朝“葬身岭”奔去。不大工夫,便走进一片无边无际的大树林。树林茂密的枝叶纵横交错,阴森怕人。突然间周围又变得明亮起来,他没走多远,只见林中出现了一片荒凉的沼泽。水边草地上站着一个女子,两只眼睛闪着青光。

“年轻人,请问你到哪儿去?”女子微微笑着问道。她的笑容显得非常漂亮,妖艳迷人。太郎一下子被她迷住了,便忐忑不安地回答说:“进深山来除妖精。”

“啊,那深山还远着哩,请在这儿歇歇脚吧!”那女子说着,便坐了下来。

太郎茫然不知所措地站在一旁。

“站着干啥?还不快坐下歇歇。”女子说。

太郎解下肩上的弓箭,坐了下来。那女子凑近他身边,又说:“坐着不如躺下好,请躺下睡一觉吧!”

太郎放下刀,刚一躺下,那女子叫了一声“亲爱的!”一下子现了原形,变成一条大蛇,把太郎紧紧地缠住了次郎和三郎在家里等呀等呀的,不见太郎回来,次郎便要去接应哥哥。

“咱们俩一块儿去吧。”三郎说。

“不用,妖精没有什么了不起。你留在家里做做饭什么的,等我们回来。”

次郎也勇敢地向“葬身岭”奔去。

他走了一程又一程,也来到了小茅屋前边。

老婆婆果断地向次郎喊道。她苦口婆心地劝次郎回去,但他只是微微一笑。

次郎继续向前走去,不一会儿,他听到了溪流的歌声:

后退,后退!哗啦啦回家,回家!哗啦啦次郎照旧朝前走,不一会儿,又听到了竹林的歌声:

后退,后退!沙啦啦回家,回家!沙啦啦他还是朝前走,又过了一会儿,听到了葫芦的歌声:

后退,后退!嗨啦啦回家,回家!嗨啦啦次郎仍一步不停地朝前走,很快便闯进深山老林,登上了“葬身岭”。

次郎和太郎一样,也再没有回来。

最后,三郎又朝“葬身岭”奔去。

与两个哥哥相比,三郎的武艺并不怎么高强,但他的耳朵像兔子一样机警,鼻子像猎犬一样灵敏,眼睛像山鹰一般犀利。他走到峡谷中的小茅屋前,也像哥哥一样,向白发老婆婆打听了去“葬身岭”的路。老婆婆目不转睛地看着三郎,微笑着说:“孩子,你进深山除妖,我很放心。”

飞溅奔腾的溪流唱起欢乐的歌儿:

前进,前进!哗啦啦上山,上山!哗啦啦欢腾的竹林也随风唱起愉快的歌儿:

前进,前进!沙啦啦上山,上山!沙啦啦独木桥下漂舞的葫芦也唱起胜利的歌儿:

前进,前进!嗨啦啦上山,上山!嗨啦啦就这样,三郎进入茂密的深山老林,走近了沼泽。沼泽边上也站着那个妖艳迷人的女子。

“三郎先生,你到哪儿去?”女子问道,接着又微微一笑。

“哎,她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真奇怪!”

正当三郎疑虑不安的时候,那女子已经走到他跟前:“你要去除妖精的那座山还远着哪,请先在这里歇歇脚吧!”

三郎十分警觉,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站着干啥,还不快坐下。”

女子催促着,三郎便假意坐了下来。

“坐着不如躺下好,请躺下睡一觉吧!”那女子说着,便把身子靠近了三郎。三郎真地躺下来,但他闭上右眼的时候,就睁开左眼;闭上左眼,就睁开右眼,紧盯着这个可疑的女人,手里紧握着刀把。那女子迫不及待地突然扑过去,又要搂抱三郎“哎呀!”只听她尖叫一声,仰面倒在地上。她的嘴被刀刺破,鲜血直流。三郎拿着沾满血的钢刀站了起来:“妖精,快还我两个哥哥!”

话音未落,三郎的钢刀已刺进了那女子的腹部。

那女子转眼间变成了一条大蛇,疼得直打滚。三郎接着又用刀划开了它的肚子,救出了奄奄一息的太郎和次郎,大蛇很快便死去了。

后来发现,在沼泽边上一棵大树的背后,人和各种野兽的骨头堆成了小山,还有许多生了锈的刀、枪和箭簇等。

“葬身岭”上的大蛇被劈死了。附近的老百姓再也不必担惊受怕,可以喜气洋洋地进山摘梨和捡栗子了。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发布于澳门金莎娱乐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儿童爱读的童话故事【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哥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