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官员生平经历简介,他就是汤斌

2019-09-28 作者:人物故事   |   浏览(50)

1652年,即顺治九年,清廷举行了入关的第4次科举考试。一名来自睢州的年轻人高中进士,从此步入仕途。

汤斌,字孔伯,号荆岘,晚号潜庵。河南睢州人,清朝政治家、理学家暨书法家,官至工部尚书,卒谥文正。汤斌一生清正廉明,是实践朱学理论的倡导者,所到之处体恤民

汤斌(1607—1687),字孔伯,别号荆岘,晚年又号游庵,河南睢阳人,以清廉刚正、敢言直谏闻名于顺、康两朝。汤斌的青年时代,正值易朝之战 乱,他饱受颠沛流离的痛苦,阅尽民间疾苦和贪官污吏的暴戾,因而铸就了他嫉恶如仇、刚直不阿的性格和体恤民情、主持正义的思想。考取进士后,他并不汲汲于 名利,而是自甘清苦,在京时,所住邱舍不避风雨,然而他却潜心时政,留意古今治道。他不论在何处任职,都是恪尽职守,洁己爱民。康熙皇帝称赞他“实心任 事”,百姓们爱戴他,送他外号“豆腐汤”,以颂扬他为官清廉。他离任时,百姓与他挥泪而别,他蒙冤时,百姓为他不平,甚至要击鼓鸣冤。作为清官,汤斌一向 与结党乱政、朋比为奸之徒势不两立,并与之进行斗争,因而屡遭排挤、陷害,然而他却全然不顾,他曾自题一联:“君恩高似天,臣心直如矢,”表达了做一名清 官的决心。 汤斌,字孔伯,河南睢州人。明朝末年,农民军攻陷睢州,其母赵氏为保全志节而死,事情记载于《明史·列女传》。父亲汤契祖为避战乱,带着汤斌到了浙江衢州。二年,汤斌事奉父亲回到家乡。 九年,中进士,选作庶吉士,又授为国史院检讨。当时正讨论修《明史》,汤斌根据皇上的诏书进言说:“《宋史》在至正年间修撰,然而不避讳文天祥、谢 枋得的忠诚;《元史》在明朝洪武年间修撰,而同样记载了好礼、巴颜布哈的建议。顺治元年、二年间,以前明朝的臣子中有为保全志节而宁死不屈、临危献身的 人,不能一概以反叛来记载,应该命令纂修各大臣不要瞻前顾后,顾虑太多。”皇上将此议下到明史馆,大学士冯铨、金之俊认为汤斌奖励叛逆,代皇上起草圣旨严 厉训斥,世祖却特意召汤斌到南苑安慰他。当时,很多府道缺少官员,皇上认为正值用人之际,应当选拔学问、品行兼优的人,并以学问作为经世济民的标准,选择 翰林院的官员。后选到陈、黄志遴、王无咎、杨思圣、蓝润、王舜年、范周、马烨曾、沈荃及汤斌共十人。 汤斌被派出做潼关道副使,当时 正在关中用兵,到处征发。总兵陈德调往湖南,率领两万人马到潼关后想暂驻,汤斌用计策将他送走,结果队伍到洛阳后哗变溃散。十六年,汤斌调任江西岭北道。 南明将领李玉廷率领部下万人占据零都山寨,向汤斌表示归降,还没到归降期,而进攻江宁。汤斌估计李玉廷一定要改变计划,连夜奔往南安设防。李玉廷因 为大兵来到,见有防备,连忙撤退。汤斌派将追击,捕获李玉廷。 汤斌考虑父亲年老,以有病为由请求辞官休假,后父死,为父守丧。守丧期 满,听说容城人孙奇逢在夏峰讲学,便背着书箱前往跟随他学习。康熙十七年,皇帝下诏开博学鸿儒科取士,尚书魏象枢、副都御史金推荐汤斌,考试得一等,授 翰林院侍讲,参与修《明史》。二十年,充当日讲起居注官、浙江乡试正考官,后升为翰林院侍读。二十一年,任命为《明史》总裁官,升为唐事府左庶子。二十三 年,提升为内阁学士。江宁巡抚缺员,朝廷大臣已推举了候选人,皇上说:“现在称为道学者,有的言行不一。我听说汤斌跟随孙奇逢学习,操行很好,可以补江宁 巡抚。”汤斌临行时,皇上对他说:“做官应以正风俗为先。江苏习俗崇尚奢侈,应该努力教化引导,这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做成的事,一定要慢慢地进行,使他们改 变原来的观念。”并赐鞍马一匹、衣料十块、银五百两,又赐亲笔字三幅,说:“现在该远离京城了,打开它,便如同见我的面一样。”十月,皇上南巡,到苏州, 对汤斌说:“一向听说苏州阀门为最繁华的地区,今日看那里的风土人情,崇尚虚华,安于享受,从商的人多,耕田的人少。你应当使他们去掉奢侈之习返归淳朴, 事事都要追求它的根源,以农业为本,也许可以挽救颓废的风气。”皇上返回时,汤斌跟随到江宁,皇上命他回苏州,赐予亲笔字及狐腋做的绣蟒官服。 起初,余国柱为江宁巡抚,淮安、扬州二府遭受水灾,余国柱上疏说:“水退之后,田还可以耕种,明年应当照例征收赋税。”汤斌派人重新查勘,发现水并没有 退,即使田已露出水面的地方也无法耕种,上疏奏请废掉先前余国柱的意见。二十四年,汤斌上疏说,“江苏的赋税在全国是最多的,每年的本征和折征共计五六百 万。皇上命令分若干年附带征收以前的漕粮欠额,而回税和丁银,自康熙十八年至二十二年,五年一起征收。按州县统计,以十天为一个期限,如果以每日轮流的 活,那么十天中只有三天空闲,七天都要轮到。百姓知道没有办法救急,舍弃性命拖延征收;官吏明白催征赋税没办法,宁愿降职、革职也希望卸掉负担。恳求将百 姓所欠田机、丁银按照漕粮的做法,于康熙二十四年起,分若干年附带征收。”又上疏说:“苏州、松江土地狭小,人口稠密,而条银、漕粮、白粮、正供、耗羡, 以及自粮经费、漕粮剩余等五米十银,还有杂项差役,无法统计。小小的两个府,田地没有增加,而承担相当于大省百余个州县的赋税,百姓的财力一天不如一天。 顺治初年,钱粮上缴和存留各半,考核官吏的条件也比较宽。后来因为急需军饷,上缴的数额多了。又制定以十分考核的办法,一分不完,就难免被户部议罪。官吏 为了顾惜功名,必然有很多不循礼法之举。每当参奏、惩罚的时间临近,就将拖欠当作完成,每当赔补拖欠困难的时候,又将完成说成拖欠。百姓的膏脂已枯竭,各 级官府的能力难以发挥,欠交赋税拖得时间一长,只好等待皇上施恩免征。然而,与其在穷追之后进行赦免,不如在没有加征之前酌量减少征收。恳请将苏州、松江 钱粮照征收规程减少一二成,定出适中的可以完成的实际数字,再将征收项目稍加归并,使它简易明了,便于查核。”又请求免征苏州、松江等七府、州康熙十三年 至十七年没完成征收的银米,淮安、扬州二府康熙十八、十九两年因灾荒而造成的欠额,以及邳州已荒废的土地。宿迁的九厘地亩款项和流失的额征了粮。皇上都下 到户部讨论准行。所谓九厘地亩款项,即明朝以后暂时加征的三种饷额。宿迁派银四千三百两有余,到这时才得以免征。 淮安、扬州、徐 州三府再次遭水灾,汤斌逐条列举免征及救灾事宜,请求动用国库银五万两,到湖广去购米。不等圣旨颁下,便行文漕运总督徐旭龄、河道总督靳辅,请他们帮助救 济淮安,汤斌自己又奔赴清河、桃源、宿迁、邳州、丰县各州县视察救灾的情况。他的上疏到朝廷之后,皇上命令侍郎素赫协助他办理。汤斌先后弹劾知府赵禄星、 张万寿,知县陈协、蔡司沾、卢、葛之英、刘涛、刘茂位等。常州知府祖进朝因失察局员而降调,汤斌知道他很廉洁,奏请将他留任。又上疏推荐吴县知县刘滋、 吴江知县郭在廉洁及才能方面最为著名,尽管征收钱粮,没能按十分全部完成,请准予调京任职。此疏下到吏部讨论后被驳回,皇上特下谕旨,允许照此办理。 汤斌命令各州县建立社学,讲《孝经》、《小学》,修太伯祠及、周顺昌祠,禁止妇女到寺观游荡,官府小吏、卖唱跳舞者不得穿皮衣及丝织品, 焚毁淫词小说,革除火葬。苏州城西上方山有座五通神祠,已有数百年历史,远近的人都争相前往。谚语称那座山为“肉山”,山下的石湖为“酒海”。年轻的女子 有病,巫医便说这是五通神要娶她为妇,往往使女子病死。汤斌收缴五通神的偶像,凡是木头做的便烧掉,上做的便沉到湖里,并要求各州县凡有类似的祠堂全部毁 掉,撤下原来的材料修学宫。于是,教化普遍推行,百姓都心说诚服。 当时,明珠正在掌权,余国柱跟随他。布政使龚其旋因贪赃罪,被御史 陆陇其弹劾,由于余国柱贿赂明珠得以解脱。余国柱也想在汤斌这里为他说情,因汤斌严厉正直,没能进行。当朝廷免征江南赋税时,余国柱让人告诉汤斌,说这都 是由于明珠的功劳,江南人对他应有所报答,以此索取贿赂,汤斌不予理睬。到考核天下官员时,外省官吏载金到明珠门下的络绎不绝,而唯独没有场斌属下的官 吏。 二十五年,皇上为太子选择辅导大臣,朝臣中有推荐汤斌的。皇帝下诏说:“自古帝王教育太子,一定要挑选谨严、恭敬的大臣,统领僚 属,以专门辅佐协助太子。汤斌在任翰林院讲官时,一向是行为谨慎,这是我深知的。选任巡抚以后,廉洁对已以率领属下,并实心办事,的确应该提拔,用来感化 在位者。”于是授汤斌为礼部尚书,管詹事府事。汤斌要赴京时,苏州百姓哭泣挽留未成,停市三天,满街巷烧香为他送行。原先,靳辅与按察使于成龙争论黄河下 游治理事,长时间没有解决。朝臣为迎合明珠的想法,大都推崇靳辅。皇上曾令尚书萨穆哈、穆成额会同汤斌一起调查拿出意见,汤斌主张疏通下游,与于成龙所言 相同。萨穆哈等回到京城,没有将汤斌的意见报告皇上。汤斌到京城后,皇上问汤斌,汤斌将实情告诉了皇上,萨穆哈等被罢官离任。 二十六 年五月,无雨,钦天监灵台郎董汉臣上疏指责这是由于时事所造成的,语言触及当权者。此疏下到延臣议论,明珠很恐慌,要自承罪责,只有大学士王熙一人表示: “市井小人胡言乱语,应立即斩首,事情可以完结。”汤斌后来也到了朝廷,余国柱将这一情况告诉了他,汤斌说:“董汉臣根据诏旨议论朝政,没有处死的理由。 大臣们不讲而小臣敢讲,我们应该自省。”皇上终于免去董汉臣的罪;明珠、余国柱对汤斌更加怨恨,摘录他的一些言论上报,并找出汤斌在苏州发布文告中的话 “爱民有心,救民无术”,作为对朝廷的诽谤。皇上传旨责问,汤斌自己表示“天资愚昧,过错很多”,请求严加处分。左都御史囗丹、王鸿绪等接连上疏弹劾汤 斌。汤斌先前推荐候补道耿介为少詹事,一同辅导太子,恰逢耿介以年老多病请求辞官,詹事尹泰等弹劾耿介是有目的的请求辞官,并且提到汤斌胡乱推荐,建议革 去汤斌的官职,只有皇上让汤斌留任。余国柱传言说,皇上要将汤斌降隶八旗户籍,正好汤斌带病入朝,精神不振,于是传言越传越广,听到的人都哭泣落泪,江甫 人住在京师的,要击登闻鼓为汤斌诉冤,后来知道没有那么回事,才散去。 九月,改任工部尚书,不久,病发,皇上派太医会诊治。十月,从 通州勘查外地进贡的木料回来,一夜之间便故去,年龄六十一岁。汤斌去世后,皇上曾对廷臣说:“我待汤斌不薄,而对他的怨恨、诽谤却不断,这是为什么?”明 珠、余国柱等人特别嫉恨汤斌,不赞成皇上厚待汤斌,汤斌在朝廷中的灾祸一直是无法预料的。 汤斌以孙奇逢为师,学习宋代诸儒的书。他曾 说:“对事物要穷究其中的道理,如果囿于事物表象而不悟,对事物的了解既支离破碎又不得其本质;如果离开具体事物而又求了解它,实际上是毁掉了自己的视 听,同样是虚妄不实的。”他教育人,认为“必须先弄清义和利的界限,慎重对待诚与伪的关系,研究真正的经学、真正的道学,否则将讲论和实践分离,对社会风 气有什么好处呢”?汤斌忠实恪守程、朱之学,同时也不菲薄王守仁。办事身体力行,不崇尚空论,造诣精深。著作有《洛学编》、《潜庵语录》。时,其牌位 准入贤良祠。元年,赠谥号为“文正”。三年,随从附祀庙。 汤斌,字孔伯,河南睢州人。明末流贼陷睢州,母赵殉节死,事具明史列女传。父契祖,挈斌避兵浙江衢州。顺治二年,奉父还里。九年,成进士,选庶吉士,授国史院检讨。 方议修明史,斌应诏言:“宋史修於元至正,而不讳文天祥、谢枋得之忠;元史修於明洪武,而亦著丁好礼、巴颜布哈之义。顺治元、二年间,前明诸臣有抗节不 屈、临危致命者,不可概以叛书。宜命纂修诸臣勿事瞻顾。”下所司。大学士冯铨、金之俊谓斌奖逆,拟旨严饬,世祖特召至南苑慰谕之。时府、道多缺员,上以用 人方亟,当得文行兼优者,以学问为经济,选翰林官,得陈、黄志遴、王无咎、杨思圣、蓝润、王舜年、范周、马烨曾、沈荃及斌凡十人。 斌出为潼关道副使。时方用兵关中,徵发四至。总兵陈德调湖南,将二万人至关欲留,斌以计出之,至洛阳溃。十六年,调江西岭北道。明将李玉廷率所部万人据 雩都山寨,约降,未及期,而郑成功犯江宁。斌策玉廷必变计,夜驰至南安设守。玉廷以兵至,见有备,走;遣将追击,获玉廷。 斌念父 老,以病乞休,丁父忧。服阕,闻容城孙奇逢讲学夏峰,负笈往从。康熙十七年,诏举博学鸿儒,尚书魏象枢、副都御史金以斌荐,试一等,授翰林院侍讲,与修 明史。二十年,充日讲起居注官、浙江乡试正考官,转侍读。二十一年,命为明史总裁官,迁左庶子。二十三年,擢内阁学士。江宁巡抚缺,方廷推,上曰:“今以 道学名者,言行或相悖。朕闻汤斌从孙奇逢学,有操守,可补江宁巡抚。”濒行,谕曰:“居官以正风俗为先。江苏习尚华侈,其加意化导,非旦夕事,必从容渐 摩,使之改心易虑。”赐鞍马一、表里十、银五百。复赐御书三轴,曰:“今当远离,展此如对朕也!”十月,上南巡,至苏州,谕斌曰:“向闻吴阊繁盛,今观其 风土,尚虚华,安佚乐,逐末者多,力田者寡。尔当使之去奢返朴,事事务本,庶几可挽颓风。”上还跸,斌从至江宁,命还苏州,赐御书及狐腋蟒服。 初,余国柱为江宁巡抚,淮、扬二府被水,国柱疏言:“水退,田可耕,明年当徵赋。”斌遣覆勘,水未退即田,出水处犹未可耕,奏寝前议。二十四年,疏言: “江苏赋税甲天下,每岁本折五六百万。上命分年带徵漕欠,而地丁钱粮,自康熙十八年至二十二年,五年并徵。州县比较,十日一限。使每日轮比,则十日中三日 空,七日赴比。民知剜补无术,拌皮骨以捱徵比;官知催科计穷,拌降革以图卸担。恳将民欠地丁钱粮照漕项一例,於康熙二十四年起,分年带徵。”又疏言: “苏、松土隘人稠,而条银漕白正耗以及白粮经费漕五米十银,杂项差徭,不可胜计。区区两府,田不加广,而当大省百馀州县之赋,民力日绌。顺治初,钱粮起 存相半,考成之例尚宽。后因兵饷急迫,起解数多,又定十分考成之例。一分不完,难逭部议。官吏顾惜功名,必多苟且。参罚期迫,则以欠作完;赔补维艰,又以 完为欠。百姓脂膏已竭,有司智勇俱困。积欠年久,惟恃恩蠲。然与其赦免於追呼既穷之后,何若酌减於徵比未加之先。恳将苏、松钱粮各照科则量减一二成,定 中可完之实数,再将科则稍加归并,使简易明白,便於稽。”又请蠲苏、松等七府州十三年至十七年未完银米,淮、扬二府十八九两年灾欠,及邳州版荒、宿迁九 地亩款项,并失额丁粮,皆下部议行。九地亩款项,即明万历后暂加三饷,宿迁派银四千三百有奇,至是始得蠲免。 淮、扬、徐三府复 水,斌条列蠲赈事宜,请发帑五万,籴米湖广,下俟诏下,即行咨请漕运总督徐旭龄、河道总督靳辅分赈淮安。斌赴清河、桃源、宿迁、邳、丰诸州县察赈,疏闻, 上命侍郎素赫助之。先后奏劾知府赵禄星、张万寿,知县陈协、蔡司、卢、葛之英、刘涛、刘茂位等。常州知府祖进朝以失察属吏降调,斌察其廉,奏留之。 又疏荐吴县知县刘滋、吴江知县郭廉能最著,而徵收钱粮,未能十分全完,请予行取。下部皆议驳,特旨允行。 斌令诸州县立社学,讲孝 经、小学,修泰伯祠及宋范仲淹、明周顺昌祠,禁妇女游观,胥吏、倡优毋得衣裘帛,毁淫词小说,革火葬。苏州城西上方山有五通神祠,几数百年,远近奔走如 骛。谚谓其山曰“肉山”,其下石湖曰“酒海”。少妇病,巫辄言五通将娶为妇,往往瘵死。斌收其偶像,木者焚之,土者沉之,并饬诸州县有类此者悉毁之,撤其 材修学宫。教化大行,民皆悦服。 方明珠用事,国柱附之。布政使龚其旋坐贪,为御史陆陇其所劾,因国柱贿明珠得缓;国柱更欲为斌言,以斌严正,不得发。及蠲江南赋,国柱使人语斌,谓皆明珠力,江南人宜有以报之,索赇,斌不应。比大计,外吏辇金於明珠门者不绝,而斌属吏独无。 二十五年,上为太子择辅导臣,廷臣有举斌者。诏曰:“自古帝王谕教太子,必简和平谨恪之臣,统率宫僚,专资辅翼。汤斌在讲筵时,素行谨慎,朕所稔知。及 简任巡抚,洁己率属,实心任事。允宜拔擢,以风有位。”授礼部尚书,管詹事府事。将行,吴民泣留不得,罢市三日,遮道焚香送之。初,靳辅与按察使于成龙争 论下河事,久未决。廷臣阿明珠意,多右辅。命尚书萨穆哈、穆成额会斌勘议,斌主下河如成龙言。萨穆哈等还京师,不以斌语闻。斌至,上问斌,斌以实对。萨 穆哈等坐罢去。 二十六年五月,不雨,灵台郎董汉臣上书指斥时事,语侵执政,下廷议,明珠惶惧,将引罪。大学士王熙独曰:“市妄语, 立斩之,事毕矣。”斌后至,国柱以告。斌曰:“汉臣应诏言事无死法。大臣不言而小臣言之,吾辈当自省。”上卒免汉臣罪。明珠、国柱愈恚,摘其语上闻,并摭 斌在苏时文告语,曰“爱民有心,救民无术”,以为谤讪,传旨诘问。斌惟自陈资性愚昧,愆过丛集,乞赐严加处分。左都御史丹、王鸿绪等又连疏劾斌。会斌先 荐候补道耿介为少詹事,同辅太子,介以老疾乞休。詹事尹泰等劾介侥幸求去,且及斌妄荐,议夺斌官,上独留斌任。国柱宣言上将隶斌旗籍,斌扶病入朝,道路 相传,闻者皆泣下。江南人客都下者,将击登闻鼓讼冤,继知无其事,乃散。 九月,改工部尚书。未几,疾作,遣太医诊视。十月,自通州勘贡木归,一夕卒,年六十一。斌既卒,上尝语廷臣曰:“朕遇汤斌不薄,而怨讪不休,何也?”明珠、国柱辈嫉斌甚,微上厚斌,斌祸且不测。 斌既师奇逢,习宋诸儒书。尝:“滞事物以穷理,沉溺迹象,既支离而无本;离事物而致知,隳聪黜明,亦虚空而鲜实。”其教人,以为必先明义利之界,谨诚 伪之关,为真经学、真道学;否则讲论、践履析为二事,世道何赖。斌笃守程、,亦不薄王守仁。身体力行,不尚讲论,所诣深粹。著有洛学编、潜庵语录。雍正 中,入贤良祠。乾隆元年,谥文正。道光三年,从祀孔子庙。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汤斌,字孔伯,别号荆岘,晚年又号游庵,河南睢阳人,以清廉刚正、敢言直谏闻名于顺、康两朝。汤斌的青年时代,正值易朝之战 乱,他饱受颠沛流离的痛苦,阅尽民间疾苦和贪官污吏的暴戾,因而铸就了他嫉恶如仇、刚直不阿的性格和体恤民情、主持正义的思想。考取进士后,他并不汲汲于 名利,而是自甘清苦,在京时,所住邱舍不避风雨,然而他却潜心时政,留意古今治道。他不论在何处任职,都是恪尽职守,洁己爱民。康熙皇帝称赞他实心任 事,百姓们爱戴他,送他外号豆腐汤,以颂扬他为官清廉。他离任时,百姓与他挥泪而别,他蒙冤时,百姓为他不平,甚至要击鼓鸣冤。作为清官,汤斌一向 与结党乱政、朋比为奸之徒势不两立,并与之进行斗争,因而屡遭排挤、陷害,然而他却全然不顾,他曾自题一联:君恩高似天,臣心直如矢,表达了做一名清 官的决心。 汤斌,字孔伯,河南睢州人。明朝末年,农民军攻陷睢州,其母赵氏为保全志节而死,事情记载于《明史列女传》。父亲汤契祖为避战乱,带着汤斌到了浙江衢州。顺治二年,汤斌事奉父亲回到家乡。 九年,中进士,选作庶吉士,又授为国史院检讨。当时正讨论修《明史》,汤斌根据皇上的诏书进言说:《宋史》在元朝至正年间修撰,然而不避讳文天祥、谢 枋得的忠诚;《元史》在明朝洪武年间修撰,而同样记载了好礼、巴颜布哈的建议。顺治元年、二年间,以前明朝的臣子中有为保全志节而宁死不屈、临危献身的 人,不能一概以反叛来记载,应该命令纂修各大臣不要瞻前顾后,顾虑太多。皇上将此议下到明史馆,大学士冯铨、金之俊认为汤斌奖励叛逆,代皇上起草圣旨严 厉训斥,世祖却特意召汤斌到南苑安慰他。当时,很多府道缺少官员,皇上认为正值用人之际,应当选拔学问、品行兼优的人,并以学问作为经世济民的标准,选择 翰林院的官员。后选到陈爌、黄志遴、王无咎、杨思圣、蓝润、王舜年、范周、马烨曾、沈荃及汤斌共十人。 汤斌被派出做潼关道副使,当时 正在关中用兵,到处征发。总兵陈德调往湖南,率领两万人马到潼关后想暂驻,汤斌用计策将他送走,结果队伍到洛阳后哗变溃散。十六年,汤斌调任江西岭北道。 南明将领李玉廷率领部下万人占据零都山寨,向汤斌表示归降,还没到归降期,而郑成功进攻江宁。汤斌估计李玉廷一定要改变计划,连夜奔往南安设防。李玉廷因 为大兵来到,见有防备,连忙撤退。汤斌派将追击,捕获李玉廷。 汤斌考虑父亲年老,以有病为由请求辞官休假,后父死,为父守丧。守丧期 满,听说容城人孙奇逢在夏峰讲学,便背着书箱前往跟随他学习。康熙十七年,皇帝下诏开博学鸿儒科取士,尚书魏象枢、副都御史金鋐推荐汤斌,考试得一等,授 翰林院侍讲,参与修《明史》。二十年,充当日讲起居注官、浙江乡试正考官,后升为翰林院侍读。二十一年,任命为《明史》总裁官,升为唐事府左庶子。二十三 年,提升为内阁学士。江宁巡抚缺员,朝廷大臣已推举了候选人,皇上说:现在称为道学者,有的言行不一。我听说汤斌跟随孙奇逢学习,操行很好,可以补江宁 巡抚。汤斌临行时,皇上对他说:做官应以正风俗为先。江苏习俗崇尚奢侈,应该努力教化引导,这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做成的事,一定要慢慢地进行,使他们改 变原来的观念。并赐鞍马一匹、衣料十块、银五百两,又赐亲笔字三幅,说:现在该远离京城了,打开它,便如同见我的面一样。十月,皇上南巡,到苏州, 对汤斌说:一向听说苏州阀门为最繁华的地区,今日看那里的风土人情,崇尚虚华,安于享受,从商的人多,耕田的人少。你应当使他们去掉奢侈之习返归淳朴, 事事都要追求它的根源,以农业为本,也许可以挽救颓废的风气。皇上返回时,汤斌跟随到江宁,皇上命他回苏州,赐予亲笔字及狐腋做的绣蟒官服。 起初,余国柱为江宁巡抚,淮安、扬州二府遭受水灾,余国柱上疏说:水退之后,田还可以耕种,明年应当照例征收赋税。汤斌派人重新查勘,发现水并没有 退,即使田已露出水面的地方也无法耕种,上疏奏请废掉先前余国柱的意见。二十四年,汤斌上疏说,江苏的赋税在全国是最多的,每年的本征和折征共计五六百 万。皇上命令分若干年附带征收以前的漕粮欠额,而回税和丁银,自康熙十八年至二十二年,五年一起征收。按州县统计,以十天为一个期限,如果以每日轮流的 活,那么十天中只有三天空闲,七天都要轮到。百姓知道没有办法救急,舍弃性命拖延征收;官吏明白催征赋税没办法,宁愿降职、革职也希望卸掉负担。恳求将百 姓所欠田机、丁银按照漕粮的做法,于康熙二十四年起,分若干年附带征收。又上疏说:苏州、松江土地狭小,人口稠密,而条银、漕粮、白粮、正供、耗羡, 以及自粮经费、漕粮剩余等五米十银,还有杂项差役,无法统计。小小的两个府,田地没有增加,而承担相当于大省百余个州县的赋税,百姓的财力一天不如一天。 顺治初年,钱粮上缴和存留各半,考核官吏的条件也比较宽。后来因为急需军饷,上缴的数额多了。又制定以十分考核的办法,一分不完,就难免被户部议罪。官吏 为了顾惜功名,必然有很多不循礼法之举。每当参奏、惩罚的时间临近,就将拖欠当作完成,每当赔补拖欠困难的时候,又将完成说成拖欠。百姓的膏脂已枯竭,各 级官府的能力难以发挥,欠交赋税拖得时间一长,只好等待皇上施恩免征。然而,与其在穷追之后进行赦免,不如在没有加征之前酌量减少征收。恳请将苏州、松江 钱粮照征收规程减少一二成,定出适中的可以完成的实际数字,再将征收项目稍加归并,使它简易明了,便于查核。又请求免征苏州、松江等七府、州康熙十三年 至十七年没完成征收的银米,淮安、扬州二府康熙十八、十九两年因灾荒而造成的欠额,以及邳州已荒废的土地。宿迁的九厘地亩款项和流失的额征了粮。皇上都下 到户部讨论准行。所谓九厘地亩款项,即明朝万历以后暂时加征的三种饷额。宿迁派银四千三百两有余,到这时才得以免征。 淮安、扬州、徐 州三府再次遭水灾,汤斌逐条列举免征及救灾事宜,请求动用国库银五万两,到湖广去购米。不等圣旨颁下,便行文漕运总督徐旭龄、河道总督靳辅,请他们帮助救 济淮安,汤斌自己又奔赴清河、桃源、宿迁、邳州、丰县各州县视察救灾的情况。他的上疏到朝廷之后,皇上命令侍郎素赫协助他办理。汤斌先后弹劾知府赵禄星、 张万寿,知县陈协、蔡司沾、卢綖、葛之英、刘涛、刘茂位等。常州知府祖进朝因失察局员而降调,汤斌知道他很廉洁,奏请将他留任。又上疏推荐吴县知县刘滋、 吴江知县郭琇在廉洁及才能方面最为著名,尽管征收钱粮,没能按十分全部完成,请准予调京任职。此疏下到吏部讨论后被驳回,皇上特下谕旨,允许照此办理。 汤斌命令各州县建立社学,讲《孝经》、《小学》,修太伯祠及宋代范仲淹、明代周顺昌祠,禁止妇女到寺观游荡,官府小吏、卖唱跳舞者不得穿皮衣及丝织品, 焚毁淫词小说,革除火葬。苏州城西上方山有座五通神祠,已有数百年历史,远近的人都争相前往。谚语称那座山为肉山,山下的石湖为酒海。年轻的女子 有病,巫医便说这是五通神要娶她为妇,往往使女子病死。汤斌收缴五通神的偶像,凡是木头做的便烧掉,上做的便沉到湖里,并要求各州县凡有类似的祠堂全部毁 掉,撤下原来的材料修学宫。于是,教化普遍推行,百姓都心说诚服。 当时,明珠正在掌权,余国柱跟随他。布政使龚其旋因贪赃罪,被御史 陆陇其弹劾,由于余国柱贿赂明珠得以解脱。余国柱也想在汤斌这里为他说情,因汤斌严厉正直,没能进行。当朝廷免征江南赋税时,余国柱让人告诉汤斌,说这都 是由于明珠的功劳,江南人对他应有所报答,以此索取贿赂,汤斌不予理睬。到考核天下官员时,外省官吏载金到明珠门下的络绎不绝,而唯独没有场斌属下的官 吏。 二十五年,皇上为太子选择辅导大臣,朝臣中有推荐汤斌的。皇帝下诏说:自古帝王教育太子,一定要挑选谨严、恭敬的大臣,统领僚 属,以专门辅佐协助太子。汤斌在任翰林院讲官时,一向是行为谨慎,这是我深知的。选任巡抚以后,廉洁对已以率领属下,并实心办事,的确应该提拔,用来感化 在位者。于是授汤斌为礼部尚书,管詹事府事。汤斌要赴京时,苏州百姓哭泣挽留未成,停市三天,满街巷烧香为他送行。原先,靳辅与按察使于成龙争论黄河下 游治理事,长时间没有解决。朝臣为迎合明珠的想法,大都推崇靳辅。皇上曾令尚书萨穆哈、穆成额会同汤斌一起调查拿出意见,汤斌主张疏通下游,与于成龙所言 相同。萨穆哈等回到京城,没有将汤斌的意见报告皇上。汤斌到京城后,皇上问汤斌,汤斌将实情告诉了皇上,萨穆哈等被罢官离任。 二十六 年五月,无雨,钦天监灵台郎董汉臣上疏指责这是由于时事所造成的,语言触及当权者。此疏下到延臣议论,明珠很恐慌,要自承罪责,只有大学士王熙一人表示: 市井小人胡言乱语,应立即斩首,事情可以完结。汤斌后来也到了朝廷,余国柱将这一情况告诉了他,汤斌说:董汉臣根据诏旨议论朝政,没有处死的理由。 大臣们不讲而小臣敢讲,我们应该自省。皇上终于免去董汉臣的罪;明珠、余国柱对汤斌更加怨恨,摘录他的一些言论上报,并找出汤斌在苏州发布文告中的话 爱民有心,救民无术,作为对朝廷的诽谤。皇上传旨责问,汤斌自己表示天资愚昧,过错很多,请求严加处分。左都御史囗丹、王鸿绪等接连上疏弹劾汤 斌。汤斌先前推荐候补道耿介为少詹事,一同辅导太子,恰逢耿介以年老多病请求辞官,詹事尹泰等弹劾耿介是有目的的请求辞官,并且提到汤斌胡乱推荐,建议革 去汤斌的官职,只有皇上让汤斌留任。余国柱传言说,皇上要将汤斌降隶八旗户籍,正好汤斌带病入朝,精神不振,于是传言越传越广,听到的人都哭泣落泪,江甫 人住在京师的,要击登闻鼓为汤斌诉冤,后来知道没有那么回事,才散去。 九月,改任工部尚书,不久,病发,皇上派太医会诊治。十月,从 通州勘查外地进贡的木料回来,一夜之间便故去,年龄六十一岁。汤斌去世后,皇上曾对廷臣说:我待汤斌不薄,而对他的怨恨、诽谤却不断,这是为什么?明 珠、余国柱等人特别嫉恨汤斌,不赞成皇上厚待汤斌,汤斌在朝廷中的灾祸一直是无法预料的。 汤斌以孙奇逢为师,学习宋代诸儒的书。他曾 说:对事物要穷究其中的道理,如果囿于事物表象而不悟,对事物的了解既支离破碎又不得其本质;如果离开具体事物而又求了解它,实际上是毁掉了自己的视 听,同样是虚妄不实的。他教育人,认为必须先弄清义和利的界限,慎重对待诚与伪的关系,研究真正的经学、真正的道学,否则将讲论和实践分离,对社会风 气有什么好处呢?汤斌忠实恪守程、朱之学,同时也不菲薄王守仁。办事身体力行,不崇尚空论,造诣精深。著作有《洛学编》、《潜庵语录》。雍正时,其牌位 准入贤良祠。乾隆元年,赠谥号为文正。道光三年,随从附祀孔子庙。 汤斌,字孔伯,河南睢州人。明末流贼陷睢州,母赵殉节死,事具明史列女传。父契祖,挈斌避兵浙江衢州。顺治二年,奉父还里。九年,成进士,选庶吉士,授国史院检讨。 方议修明史,斌应诏言:宋史修於元至正,而不讳文天祥、谢枋得之忠;元史修於明洪武,而亦著丁好礼、巴颜布哈之义。顺治元、二年间,前明诸臣有抗节不 屈、临危致命者,不可概以叛书。宜命纂修诸臣勿事瞻顾。下所司。大学士冯铨、金之俊谓斌奖逆,拟旨严饬,世祖特召至南苑慰谕之。时府、道多缺员,上以用 人方亟,当得文行兼优者,以学问为经济,选翰林官,得陈爌、黄志遴、王无咎、杨思圣、蓝润、王舜年、范周、马烨曾、沈荃及斌凡十人。 斌出为潼关道副使。时方用兵关中,徵发四至。总兵陈德调湖南,将二万人至关欲留,斌以计出之,至洛阳譁溃。十六年,调江西岭北道。明将李玉廷率所部万人据 雩都山寨,约降,未及期,而郑成功犯江宁。斌策玉廷必变计,夜驰至南安设守。玉廷以兵至,见有备,卻走;遣将追击,获玉廷。 斌念父 老,以病乞休,丁父忧。服阕,闻容城孙奇逢讲学夏峰,负笈往从。康熙十七年,诏举博学鸿儒,尚书魏象枢、副都御史金鋐以斌荐,试一等,授翰林院侍讲,与修 明史。二十年,充日讲起居注官、浙江乡试正考官,转侍读。二十一年,命为明史总裁官,迁左庶子。二十三年,擢内阁学士。江宁巡抚缺,方廷推,上曰:今以 道学名者,言行或相悖。朕闻汤斌从孙奇逢学,有操守,可补江宁巡抚。濒行,谕曰:居官以正风俗为先。江苏习尚华侈,其加意化导,非旦夕事,必从容渐 摩,使之改心易虑。赐鞍马一、表里十、银五百。复赐御书三轴,曰:今当远离,展此如对朕也!十月,上南巡,至苏州,谕斌曰:向闻吴阊繁盛,今观其 风土,尚虚华,安佚乐,逐末者多,力田者寡。尔当使之去奢返朴,事事务本,庶几可挽颓风。上还跸,斌从至江宁,命还苏州,赐御书及狐腋蟒服。 初,余国柱为江宁巡抚,淮、扬二府被水,国柱疏言:水退,田可耕,明年当徵赋。斌遣覆勘,水未退即田,出水处犹未可耕,奏寝前议。二十四年,疏言: 江苏赋税甲天下,每岁本折五六百万。上命分年带徵漕欠,而地丁钱粮,自康熙十八年至二十二年,五年并徵。州县比较,十日一限。使每日轮比,则十日中三日 空閒,七日赴比。民知剜补无术,拌皮骨以捱徵比;官知催科计穷,拌降革以图卸担。恳将民欠地丁钱粮照漕项一例,於康熙二十四年起,分年带徵。又疏言: 苏、松土隘人稠,而条银漕白正耗以及白粮经费漕賸五米十银,杂项差徭,不可胜计。区区两府,田不加广,而当大省百馀州县之赋,民力日绌。顺治初,钱粮起 存相半,考成之例尚宽。后因兵饷急迫,起解数多,又定十分考成之例。一分不完,难逭部议。官吏顾惜功名,必多苟且。参罚期迫,则以欠作完;赔补维艰,又以 完为欠。百姓脂膏已竭,有司智勇俱困。积欠年久,惟恃恩蠲。然与其赦免於追呼既穷之后,何若酌减於徵比未加之先。恳将苏、松钱粮各照科则量减一二成,定適 中可完之实数,再将科则稍加归并,使简易明白,便於稽覈。又请蠲苏、松等七府州十三年至十七年未完银米,淮、扬二府十八九两年灾欠,及邳州版荒、宿迁九 釐地亩款项,并失额丁粮,皆下部议行。九釐地亩款项,即明万历后暂加三饷,宿迁派银四千三百有奇,至是始得蠲免。 淮、扬、徐三府复 水,斌条列蠲赈事宜,请发帑五万,籴米湖广,下俟诏下,即行咨请漕运总督徐旭龄、河道总督靳辅分赈淮安。斌赴清河、桃源、宿迁、邳、丰诸州县察赈,疏闻, 上命侍郎素赫助之。先后奏劾知府赵禄星、张万寿,知县陈协濬、蔡司霑、卢綖、葛之英、刘涛、刘茂位等。常州知府祖进朝以失察属吏降调,斌察其廉,奏留之。 又疏荐吴县知县刘滋、吴江知县郭琇廉能最著,而徵收钱粮,未能十分全完,请予行取。下部皆议驳,特旨允行。 斌令诸州县立社学,讲孝 经、小学,修泰伯祠及宋范仲淹、明周顺昌祠,禁妇女游观,胥吏、倡优毋得衣裘帛,毁淫词小说,革火葬。苏州城西上方山有五通神祠,几数百年,远近奔走如 骛。谚谓其山曰肉山,其下石湖曰酒海。少妇病,巫辄言五通将娶为妇,往往瘵死。斌收其偶像,木者焚之,土者沉之,并饬诸州县有类此者悉毁之,撤其 材修学宫。教化大行,民皆悦服。 方明珠用事,国柱附之。布政使龚其旋坐贪,为御史陆陇其所劾,因国柱贿明珠得缓;国柱更欲为斌言,以斌严正,不得发。及蠲江南赋,国柱使人语斌,谓皆明珠力,江南人宜有以报之,索赇,斌不应。比大计,外吏辇金於明珠门者不绝,而斌属吏独无。 二十五年,上为太子择辅导臣,廷臣有举斌者。诏曰:自古帝王谕教太子,必简和平谨恪之臣,统率宫僚,专资辅翼。汤斌在讲筵时,素行谨慎,朕所稔知。及 简任巡抚,洁己率属,实心任事。允宜拔擢,以风有位。授礼部尚书,管詹事府事。将行,吴民泣留不得,罢市三日,遮道焚香送之。初,靳辅与按察使于成龙争 论下河事,久未决。廷臣阿明珠意,多右辅。命尚书萨穆哈、穆成额会斌勘议,斌主濬下河如成龙言。萨穆哈等还京师,不以斌语闻。斌至,上问斌,斌以实对。萨 穆哈等坐罢去。 二十六年五月,不雨,灵台郎董汉臣上书指斥时事,语侵执政,下廷议,明珠惶惧,将引罪。大学士王熙独曰:市兒妄语, 立斩之,事毕矣。斌后至,国柱以告。斌曰:汉臣应诏言事无死法。大臣不言而小臣言之,吾辈当自省。上卒免汉臣罪。明珠、国柱愈恚,摘其语上闻,并摭 斌在苏时文告语,曰爱民有心,救民无术,以为谤讪,传旨诘问。斌惟自陈资性愚昧,愆过丛集,乞赐严加处分。左都御史璙丹、王鸿绪等又连疏劾斌。会斌先 荐候补道耿介为少詹事,同辅太子,介以老疾乞休。詹事尹泰等劾介侥幸求去,且及斌妄荐,议夺斌官,上独留斌任。国柱宣言上将隶斌旗籍,斌適扶病入朝,道路 相传,闻者皆泣下。江南人客都下者,将击登闻鼓讼冤,继知无其事,乃散。 九月,改工部尚书。未几,疾作,遣太医诊视。十月,自通州勘贡木归,一夕卒,年六十一。斌既卒,上尝语廷臣曰:朕遇汤斌不薄,而怨讪不休,何也?明珠、国柱辈嫉斌甚,微上厚斌,斌祸且不测。 斌既师奇逢,习宋诸儒书。尝訂:滞事物以穷理,沉溺迹象,既支离而无本;离事物而致知,隳聪黜明,亦虚空而鲜实。其教人,以为必先明义利之界,谨诚 伪之关,为真经学、真道学;否则讲论、践履析为二事,世道何赖。斌笃守程、硃,亦不薄王守仁。身体力行,不尚讲论,所诣深粹。著有洛学编、潜庵语录。雍正 中,入贤良祠。乾隆元年,谥文正。道光三年,从祀孔子庙。

汤斌生于1627年,出身书香世家,从小就受到良好的教育,还没到15岁就读完了《左传》《战国策》《公羊》《史记》《汉书》等经典书籍。有意思的是,他在明朝参加童子试,获得了秀才功名;却是在清朝参加了会试,获得了进士功名。

汤斌于明熹宗天启七年十月二十日生于河南睢州。他的祖上汤宽是滁州来安县人,追随明太祖朱元璋起兵,以后世代为官,七世祖汤庠迁居睢州。汤斌出身阀阅旧族,家教甚严,明崇祯十四年应童子试,十五岁前读毕《左传》、《战国策》、《公羊》、《史记》、《汉书》等。崇祯十五年,李自成率军攻击汤斌的家乡,其母赵氏殉节而死,在战乱环境下成长的他,立下为国为民的心愿。

考中进士后,汤斌被选为弘文院庶吉士,授国史院检讨。3年后的1655年,汤斌外放陕西,出任潼关道员。在清朝,道员是正四品官员。汤斌第一次外放,就是担任正四品地方官,起点还是蛮高的。

清顺治九年中进士,踏上仕途,选宏文院庶吉士,授国史院检讨。

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1

顺治十二年,出任陕西潼关道员,为不扰地方百姓,他买了三头骡,主仆各坐一头,另一头驮着两副破旧被褥,一个竹书箱,康熙三年,汤斌的父亲过世,他回家守孝三年。

汤斌是一个很朴实的官员。在离京赴任的路上,汤斌买了3头骡子,自己乘坐1头,仆人乘坐1头,剩下1头驮着两副破旧被褥、一个竹书箱。这幅光景,毫无四品大员风光上任的派头。

康熙五年,汤斌拜孙奇逢为师,曾与顾炎武、黄宗羲等学者研读宋明理学。

事实上,汤斌的官场之路也一直波澜不惊,升迁也按部就班。除了为父亲守孝3年外,汤斌历任翰林院侍讲、《明史》总裁、内阁学士等职。1684年,江宁巡抚出现空缺。在朝廷推荐合适的人选时,康熙皇帝出声了。他说:“朕闻汤斌从孙奇逢学,有操守,可补江宁巡抚。”

康熙十八年,康熙帝下诏举行博学鸿儒科的科举考试,汤斌前去应考,一举拔得头筹,授翰林院侍讲。

汤斌曾经拜明末清初理学大家孙奇逢为师,是以康熙皇帝认为他“有操守”。就这样,汤斌在57岁这年任职江宁巡抚,成为封疆大吏中的一员。

康熙二十一年,充《明史》总裁。

在汤斌临行前,康熙皇帝千叮咛万嘱咐:“居官以正风俗为先。江苏习尚华侈,其加意化导,非旦夕事,必从容渐摩,使之改心易虑。”康熙皇帝要汤斌在吴地一带移风易俗,去掉奢侈的习俗,返归淳朴的民风。

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2

康熙皇帝还送了3轴御笔书法给他,说:“今当远离,展此如对朕也!”这话说得很亲热了,哪里是君臣离别,分明是恋人在依依惜别。

康熙二十三年,迁任内阁学士,当时江宁巡抚缺员,朝廷正在荐举合适的人选,康熙帝说:“我听说汤斌有高尚的操行,可以担任江宁巡抚。”汤斌临行时,康熙帝告诉说:“平素听说吴地繁华,如今考察那里的风土人情,崇尚虚华,安于享受,经商的人多,耕田的人少。你应当使当地去掉奢侈的习俗,返归淳朴的民风,每件事都要致力发展农业生产,这样大概可以整治吴地颓废奢华的风气吧。”

汤斌就任江宁巡抚后,没有辜负康熙皇帝的信任。

当初,余国柱任江宁巡抚,淮安、扬州二府遭受水灾,余国柱上疏说:“水退之后,田还可以耕种,第二年应当照例征收赋税。”

此前,淮安、扬州二府遭受水灾,前任江宁巡抚余国柱奏报朝廷,称水退去后还可以种田,第二年应继续征收税赋。汤斌经过实地考察,发现洪水仍然没有退去,根本就无法耕种,便奏报朝廷,收回了余国柱的话。

汤斌派人重新勘察,发现水并没有退去,即使田已露出水面的地方也无法耕种,于是上疏奏请平息原先余国柱的议论。

在苏州城外有一座五通神祠,已经有数百年历史。每当有年轻女子生了病,人们就说是五通神要娶她做妻子,不允许给她治病,导致生病的女子常常病死。对于这种封建迷信思想,汤斌坚决予以打击。他派人毁掉五通神的塑像,还将各州县类似的祠堂全部拆除,以免害人。拆掉的木料,统统拿来修建学校。

康熙二十四年,汤斌呈上奏章说,“苏州、松江土地狭小,人口稠密,可是承担着大省百余个州县的赋税,百姓的财力一天比一天困乏。恳请皇上将苏州、松江的钱粮照征收标准减少一二成。”淮安、扬州、徐州三府再次遭受水灾,汤斌按条目列出减免赋税的事项,请求朝廷拨发五万两银子,从湖广购米赈济灾民。还不等诏令回复,汤斌就前往各州县视察救灾的情况。

在汤斌坚持不懈地努力下,吴地风气焕然一新,老百姓都心悦诚服。

朝廷获悉汤斌的禀奏后,康熙帝命令侍郎素赫协助他办理救灾事务。常州知府因为对属员失察被降职调任别处,汤斌了解到他很廉洁,就奏请让他留任。康熙帝特别下旨,允许照办。汤斌命令各州县建立社学,讲解《孝经》、小学,禁止妇女四处游荡,官府小吏、市井倡优不准穿皮衣和丝织品,焚毁不健康的书籍。苏州城上方山有座五通神祠,已有数百年.远近的人都争相前往。年轻女子生病,装神弄鬼的人就说五通神要娶她做妻子,生病的女子常常病死。汤斌没收五通神的塑像,木雕的就烧掉,泥塑的就沉到水里,并下令各州县凡有类似的祠堂全部毁掉,卸下原来的材料修建学校。教化得到普遍推行,百姓都心悦诚服。

汤斌为官正直,从不媚上欺下。当时朝廷里有一个叫纳兰明珠的大学士,权倾一时,许多官员对他阿谀奉承,只有汤斌从不巴结他。朝廷考核官员时,在外任职的官员纷纷向纳兰明珠送礼,只有汤斌没有送礼。

汤斌刚正不阿,不趋权贵。当时明珠为大学士,在朝中当权,前任江苏巡抚余国柱告诉汤斌,说朝廷免除江南赋税,都是大学士明珠尽力促成的,但汤斌认为是自己的坚持,对明珠毫不理睬。考核官员时,外官纷纷向明珠送礼,却没有汤斌的属员。

然而,“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汤斌遭到了纳兰明珠、余国柱等人的忌恨和毁谤,被康熙皇帝召到朝廷质问。适逢汤斌染病在身,他带病入朝觐见康熙皇帝,也不为自己辩护,只是说自己天资愚昧,有很多过错,请求严厉惩处。

康熙帝给太子胤礽选择辅导大臣,朝臣中有推荐汤斌的。汤斌将前往京城,苏州百姓哭泣挽留未成,停市三天,拦路烧香为他送行。汤斌上任后,汤斌悉心讲授,尽力辅佐太子,然而胤礽积习已久,成效十分有限。

看到汤斌态度很好,康熙皇帝没话说了。

康熙二十六年五月,天不下雨,灵台郎董汉臣呈上奏章指责时事,语言触及当权的人。康熙帝让朝中大臣商议,明珠很害怕,担心自己承担罪责。大学士王熙说:“这是市井小人胡言乱语,应立即斩首,事情就可以完结。”汤斌后来也到朝廷,余国柱把这件事告诉他,汤斌说:“董汉臣根据诏旨议论朝政,没有处死的理由。大臣们不敢讲而小臣敢讲,我们应该自我反省啊。”康熙帝最终赦免了董汉臣的罪。

澳门金莎娱乐网站,1687年,汤斌因病去世。他虽然当了35年官,其中3年在富庶的吴地担任巡抚,只要稍微“放松”一下自己,也会捞个盆满钵满。但汤斌没有这样做。他去世时,身边竟然只有8两银子。朋友徐乾学捐助了20金,才得以出殡。

明珠、余国柱对汤斌更加怨恨,摘录他的言论向上禀报康熙帝,并找出汤斌在苏州发布文告中的话“爱民有心,救民无术”,把这作为对朝廷的诽谤,康熙帝传旨责问。汤斌只是说自己天资愚昧,过错很多,请求严加惩处。正赶上汤斌带病入朝,人们道听途说越传越广,听到的人都流下眼泪。住在意城的江南人,要击鼓为汤斌诉冤,后来知道没有这样的事,才散去。不久后,汤斌染上重病,于康熙二十六年十月十一日病逝于工部尚书任上,终年61岁。

相关Tags:历史朝廷明朝思想

汤斌为官一生,身上仅有俸银八两,其友徐乾学“赙以二十金,乃能成殡”。

雍正十年,汤斌被平反,一年后入贤良祠。

乾隆元年,乾隆帝赐予汤斌谥号“文正”。

道光三年,汤斌得以从祀孔子庙。

艰,弊绝风清,政绩斐然,被尊为“理学名臣”。

相关Tags:朝廷选择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发布于人物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清朝官员生平经历简介,他就是汤斌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