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望揭开三星堆之谜,四大谜团笼罩古蜀文明

2019-09-21 作者:世界历史   |   浏览(66)

古蜀人和古蜀文明,一直是考古学家们试图破解的千古谜团。距今3000-5000年前的古代四川人来自哪些种群?他们的种族结构、人种构成究竟怎样? 这些都是古蜀人留给我们的悬疑。 近日,有消息称,成都市考古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将运用DNA技术来分析出土的古蜀人人骨。四川地区古代民族的种系和族属及其迁徙、分化、融和情况是否能够被探明?古蜀人之谜能否因此揭开? 在遥远的历史上,成都平原究竟发生过多少传奇?早已为人所熟知的蚕丛纵目、鱼凫神化仙去、杜宇化鹃、开明复活等传说是否就是真实的古蜀历史? 长期以来,人们将信将疑。整个古蜀历史,被蒙上了神秘的色彩。 考古发现,古蜀人有规律地周期性迁居。究竟是什么迫使他们作出这样的选择? 在距今约3700年—4500年的新石器时代晚期,一支较为发达的新石器文化已经存在于成都平原,考古学界将其称为“宝墩文化”。居住在此的宝墩人,便是这里最早的拓荒者。 成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江章华告诉记者,考古发现,宝墩时期的成都平原分布着许多大大小小的定居村落,其中,较大的村落还修筑了夯筑城墙。然而令人费解的是,这些带有夯筑城墙的聚落,使用时间并不很长,都是有规律的周期性废弃。 究竟是什么迫使宝墩人不得不作出这样的选择? “在当时,最大的可能还是生存的需要。”江章华分析认为:在人约800年中,宝墩人祖祖辈辈都沿袭了同一种生产方式。“从考古发现的生产工具看,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在他们看来,这样的生产方式已经足以维持令他们心满意足的幸福生活,自然没有改变的迫切需要。他们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砍伐森林,从事着简单的农业耕种。然而,一段时间过后,土地也因消耗而变得贫瘠,当无法承载宝墩人的生活的时候,他们便不得不离别故土,另觅一块富饶之地,重建家园。 “如果不是特别紧迫与特殊的原因,或许宝墩人将会继续着他们平静的日子。然而,在距今3700年左右,情况发生了变化。考占证实,一股外力冲破了这种沉寂,一个新的历史时期到来了。” 距今3200年左右,盛极一时的三星堆文化发生突变,其衰落的原因困扰着考古学界。 据江章华介绍,所说的“新的历史时期”,始于约3700年以前。一支新的文化进入成都平原。这被学术界普遍认为是夏文化。成都平原的文化因此发生巨变,形成了三星堆文化。 我国考古史上最有影响的一次发现便发生在这里。1986年夏天,震惊世界的两个埋藏坑被发现,出土:文物近2000件之多,包括了各种金器、青铜器、玉器、象牙器等。尽管学界对于两个坑的年代与性质尚存争议,然而,文物所折射出来的三星堆高度发达的文明已是不争的事实。 可是,距今3200年左右的商代晚期,生机盎然的三星堆文化发生突变,繁荣数百载的三星堆都城也一时化为废墟。“考古发现,具有典型的三星堆文化风格的陶器在此时开始消失,代之而来的是大量的尖底陶器。圜底釜,用龟甲占卜的习俗也是三星堆没有的现象。”江章华说。 究竟是什么导致了这一切?三星堆都城为何被废弃?是文化创新,是社会变革,还是政局变化? 他告诉记者,尖底杯等曾在商代早、中期大量流行于鄂西地区,是早期巴人所使用的典型陶器,而用龟甲占卜也是巴人的习俗。 据他介绍,三星堆文化最强盛时,东达鄂西地区,不过中心仍然在成都平原,川东长江沿岸和鄂西地区的势力很弱。此时的鄂西,一支以使用尖底杯和圜底釜为代表的文化发展壮大,他们盛行占卜,这就是早期的巴人。渐渐地,巴人将三星堆的势力挤出了鄂西地区。在三星堆文化末期,不知何故,巴人突然放弃了鄂西这块生长已久的故土,沿长江举族西迁,占据了川东…… 三星堆后,古蜀国都邑迁往何方?“金沙林遗址”的发现,使得答案浮出水面。 三星堆都城废弃后,古蜀国的都邑到底迁至何处?一直以来,考古人员被这一谜团深深困扰着。 2001年2月8口,中房集团成都房地产开发总公司金沙村卜水道的施工现场,玉琮、玉璧、玉璋、玉戈、石人、金箔、青铜器和大量的象牙等文物的发现令考古人员激动不已。 “这绝对不是一·般性的聚落。从已经出土的大量用于祭祀的礼器分析,只有古蜀的都邑才配得上。”江章华说。他介绍道,考古人员将这一遗址命名为“金沙村遗址”,并对其开展了慎重的调查。历时2年多的艰苦发掘,大量的前所未有的文物、遗迹 被揭露出来。 遗址的规模更是超出人们的想象,目前能确认的就已超过4平方公里。在这4平方公里的范围之内,分布着大大小小的不相连属的居住区、墓地以及中心的宗教祭祀活动区。 经研究人员推断,商代晚期至西周的占蜀都邑下落终于浮出水面。 船棺葬,是战国时期巴人和蜀人特有的葬俗。揭开船棺葬,蜀国王室成员大多夭亡…… 经历了三星堆、金沙的辉煌,历史进入了七雄争霸的战国时期。大批这一时期的古蜀墓葬被考古工:作者们发现了。 江章华告诉记者,这一时期,最具有特征的葬具是船棺。所谓船棺,即将整木先锯去约三分之——,然后雕凿成独木舟形,作为葬具,尸体及随葬品均装殓其中。这种船棺……般都是竖穴土坑中单棺或双棺,长度多在5米左右。 1954年,这种独特的船棺最早被发现。而后,在四川陆陆续续发现了大量这样的墓葬。这是战国时期巴人和蜀人特有的一种葬俗。 迄今为止,所发现的最大规模的船棺葬是于2000年7月在四川省委在成都市商业街修建机关食堂时意外发现的。这是战国早期蜀王家族的墓葬,墓坑有30.5米长,20.3米宽,在同一墓坑内放着30多具用楠木做成的棺木。最长的一具有18.8米,大的船棺是用直径达1.5米左右,生长了上千年的楠木制成。 据介绍,在商业街船棺墓中,共出土了30余个个体的人骨,据初步鉴定,有男有女。然而,让考古人员深感困惑的是,“墓主人年龄普遍偏小,除了2位女性约35岁,2位男性在30岁左右外,其余大多在15-20岁之间,还有未成年者”。 蜀国王室成员,奈何会有如此多的夭亡? 谁是西天取经第一人? 一部《西游记》,使唐僧西天取经的故事家喻户晓。可您知道吗?还有比唐僧更早的西天取经人,他就是燕僧昙无竭。说来也巧,记者是今秋在辽河流域采访中偶然了解到这一线索的。当时记者与辽宁省朝阳市文化局局长孟昭凯在新建的沿河广场参观,不经意间看到了几位尼姑,于是便好奇地问孟局长:“怎么,朝阳还有寺庙?”孟局长回答“有,有好几座。其中还有东北佛教史上的第一座寺庙呢。” 孟局长所说的东北第一座寺庙叫龙翔佛寺,坐落在朝阳市城东的凤凰山上。 据《晋书》和《十六国春秋》等史书记载,这座寺庙是前燕王慕容曾于公元345年4月在龙山上建造的,龙山就是现在的朝阳城东的凤凰山。据孟昭凯介绍,朝阳市过去叫龙城。东晋十六国时期,鲜卑慕容氏和汉人冯氏建立的前燕、后燕、北燕三个地方王朝,都建都于此,前后达百年之久。 当时,龙城不仅是东北地区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也是高僧云集、塔寺林立的佛家圣地,出现了许多出类拔萃的高僧大师。其中最着名的就是去西天取经的昙无竭。 孟局长说,有关昙无竭的事迹,载于南朝梁国高僧慧皎编着的佛史名着《高僧传》卷三《释昙无竭传》。里面谈到昙无竭本姓李,幽州黄龙人。即是现在的朝阳人。他生于何年何月,史书上没有记载。恒据《高僧传》推测,大概生于后燕,约公元490年前后。 据《高僧传》记载,昙无竭十来岁就出家到寺庙里当沙弥修炼苦行,遵守戒律,念诵佛经,盛唱三宝,受到法师和众僧的器重。他常慨叹佛经残缺不全,又听说山西有僧人法显等躬践佛国,从古印度取回真经,于是立下誓言,决心亲赴西天取经。 南朝宋永出元年,也就是北燕冯跋太平十二年,昙无竭招集志同道合的和尚僧猛、昙朗等25人,携带供养佛、菩萨的幡盖和法器、食钵等物,从燕都龙城出发,向西天行进。这一时间,比唐僧取经早200多年。 昙无竭一行先到鲜卑吐谷浑人建立的河南国,再出海西郡,穿过今新疆吐鲁番东。又从高昌郡沿塔里木盆地北缘向西行,途径龟兹国,攀登葱岭,翻越雪山。 山上瘴气千重,冰峰万里,飞鸟难越,人迹罕至。山下大河,波涛汹涌,水流湍急,似离弦之箭,令人望而生畏。于两山之间系绳索为桥,供人渡河。昙无竭一行分三次过河,到河对岸后,再行经三日,又遇一座大雪山。山上悬崖陡壁,冰冻三尺,连插足之处也没有,人们如何攀登?原来,不知何人在峭壁上凿出两两相对的小洞,登山者须每人手拿四个小木桩,双手双脚各用一个,将木装插入小洞内,以便立足、手攀。攀登时先拔出足下木桩,再用手拉住上面木桩,如此轮换,不断向上攀。稍不留神,便会掉人绝壁深渊。经过一整天艰难攀登,才翻过雪山。到了平地查点人数,同行25人中竟有12人半途坠崖而死,余下13人继续前行。 越过葱岭、雪山,便走出现在的中国国境,到达宾国。他们在该国停留一年多时间,学习当地语言、文字,礼拜佛祖释迦牟尼圣迹和化缘用的食钵等遗物,求得梵文《观世音受记经》一部。再往西行,进入月氏国,礼拜佛肉髻古檀特山南石榴寺,停留三个月,度过炎热的夏季。昙无竭在此寺诵经坐禅,精勤不倦,学业大有长进,遂受大戒,并在天竺禅师门下当上了大和尚。 后来,昙无竭一行13人离开石榴寺,向南往中天竺行进。在两地交界之处,荒芜人烟,无处化缘,只得靠随身携带石蜜充饥。同行人中又有8人在中途饿死,剩下的5人继续向前跋涉。 县无竭虽屡经危难,仍誓志不移,一刻不停地念诵随身所带《观世音受记经》。快到达舍卫国时,于山野间遇见一群野象,将要伤人。昙无竭等人无可奈何,只得口念佛号,站住等死。不一会儿,恰有狮子从林中窜出,把野象惊跑了。昙无竭等人渡恒河时,又遇野牛吼叫着向人跑来。昙无竭又像匕次一样口念佛号等死。正在这危难时刻,一群凶猛的老鹰冲着野牛飞来,将野牛惊散,昙无竭等人再一次化险为夷。 昙无竭在印度各地礼拜佛陀圣迹,寻访名师,学习梵文经典数年后,从南天竺搭乘商船,漂印度洋,过南海,一行人安全抵达广州。回国后,昙无竭住在江南弘扬佛法,直至去世。死于何时何地史书未载,已无考证。昙无竭将在西天寻求的梵文《观世音受记经》译成汉文后,广泛流传于南北各地,后收录于《大藏经》中,为古今世人所传诵。昙无竭将在西天取经游历与见闻写成《历国传记》,欲传后世,可惜此书早已失传。孟局长说,昙无竭在中国佛教史上的功绩虽然比不上法显和玄奘,但他是我国东北地区去西天取经的第一人,也是历史上关外去印度取经唯一的一位高憎。他为我国佛教文化发展和古代中印文化交流而做出的贡献永远值得称颂。

  来源:成都商报  

辉煌灿烂的古蜀三星堆文明曾经被想象为“天外来客”。据介绍,此次青白江三星村的考古发掘,为研究成都平原文明起源以及三星堆文明诞生的历史背景,提供了珍贵材料。

金莎娱乐 1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据发掘领队杨占风介绍,此次在青白江三星村发掘了30余座墓葬。这些墓葬分组并成排分布,均为竖穴土坑墓。同组内的墓主人头向一致。杨占风推测,他们有可能属于同一个家族。在成都平原,目前已经发现的最早的新石器文化遗址是距今4500到3800年的宝墩文化遗址;在距今3800年到3300年,成都平原进入了三星堆文化时期,青铜时代。

距离四川广汉约三四公里,有3座突兀在成都平原上的黄土堆,三星堆因此而得名。1929年春,当地农民燕道诚在宅旁挖水沟时,发现了一坑精美的古代玉器,由此拉开三星堆文明的研究序幕。1986年,广汉市南兴镇三星村,砖厂工人杨永成一锄头下去,一块铜器被砸中,杨永成刨开泥土,吓了一跳:是个青铜面具。三星堆两个商代大型祭祀坑就此被发现,上千件稀世之宝赫然显世,轰动了世界,被誉为世界“第九大奇迹”。

发布时间: 2018/1/10 0:17:29 被阅览数: 次 青白江发现先秦墓葬或揭三星堆之谜 “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在先秦时期,以一道秦岭与中原阻隔的古蜀王国,经历了鱼凫王朝、开明王朝等时代。那些在时间中湮灭的故事是怎样发生的?曾以三星堆为都邑的古蜀王国是怎样崛起的?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刚刚公布了去年在青白江的重要考古发现,也许能解开这些历史之谜。 青白江三星村 也发现了古蜀文明遗址 在青白江区,有个地方,名叫“三星村”,在2003年和2009年,此地陆续有考古发现问世,曾清理墓葬近200座,灰坑100余个,房址20余座。出土了大量陶器、石器和少量骨制饰品。 去年5月初,为了配合“丰树成都青白江物流综合平台建设项目”,青白江区文物保护管理所对三星村遗址进行了文物勘探,发现有土坑墓。随即,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会同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对墓葬进行了抢救性清理,在清理的过程中,发现了几座灰坑。据此次发掘的领队杨占风介绍,这些灰坑很特别,是非常工整的人工坑,里面堆积的东西也很特殊,不像是一般的废弃物,这个发现引起了考古工作者的重视。果然,在清理的过程中,不断地发现灰坑、墓葬、房址,甚至发现了路。最后,还在墓葬中出土了象征贵族身份的玉器。 据发掘领队杨占风介绍,此次在青白江三星村发掘了30余座墓葬。这些墓葬分组并成排分布,均为竖穴土坑墓。同组内的墓主人头向一致。杨占风推测,他们有可能属于同一个家族。在成都平原,目前已经发现的最早的新石器文化遗址是距今4500到3800年的宝墩文化遗址;在距今3800年到3300年,成都平原进入了三星堆文化时期,青铜时代。 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该项目负责人刘雨茂研究员介绍,三星村遗址的考古发现,包含了宝墩文化三期、宝墩文化四期和三星堆文化三个时期的遗存。该遗址见证了古蜀文明从宝墩文化时期向三星堆文化时期的过渡。 首次发现 宝墩文化时期的发饰材料 当时的古蜀社会是什么状况?如今仍是扑朔迷离,疑团丛生。随着该遗址的发现和研究,一些湮没在历史长河中的真相也许将露出端倪。 在该遗址中,较早的宝墩文化三期的墓葬中没有随葬品,而在稍晚的宝墩文化四期的墓葬中,目前发现了2件玉器,其中有一件玉锛。“玉器出现在墓葬中,是身份的象征,而不是简单的工具。”杨占风说。在这些墓葬中,还出土了象牙制成的发簪和配饰。配饰有管状的、有牌状的,穿了孔,可以挂在脖子上。“这些珍贵的陪葬品,说明墓葬的主人不会是普通人。应该是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这些发现,说明该时期部分人已经享有拥有特殊器物的权力。这个时代已经有了一定的权力和等级差别。”杨占风说。 “墓葬的变化,反映出该时期社会发生变化,对于探索成都平原社会复杂化进程、文明起源及其背景具有重大意义。”刘雨茂介绍。此外,象牙骨簪及其出土位置的发现,还说明当时人们有着束发高挽的习俗,并佩戴骨管和骨片等饰品。这是古蜀宝墩文化时期的发饰材料首次被发现,为研究宝墩先民的发式、审美意识及其族属提供了可靠的研究资料。以上种种,足以证实该遗址是非常重要的一处先秦文化遗址。 重要意义 有望揭开三星堆文明诞生之谜 刘雨茂告诉成都晚报记者,该遗址纵跨宝墩文化时期和三星堆文化时期。其中,三星堆文化遗存的大量出土,对全面认识三星堆文化内涵具有重要意义。在宝墩文化晚期,这些史前聚落中已出现拥有一定权力的特殊阶层,聚落之间也可能出现了分化。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副院长江章华认为,三星堆聚落可能因为掌控了某些特殊资源或特殊物品的贸易渠道,逐步强大,成为强势聚落。 辉煌灿烂的古蜀三星堆文明曾经被想象为“天外来客”。据介绍,此次青白江三星村的考古发掘,为研究成都平原文明起源以及三星堆文明诞生的历史背景,提供了珍贵材料。 而将这些零星材料进行拼接,成都平原的人们如何从新石器时代一步步发展到古蜀王国,他们的社会如何运转和管理、人群如何组织等秘密,有望层层揭开。 ·相关档案· 三星堆世界“第九大奇迹” 距离四川广汉约三四公里,有3座突兀在成都平原上的黄土堆,三星堆因此而得名。1929年春,当地农民燕道诚在宅旁挖水沟时,发现了一坑精美的古代玉器,由此拉开三星堆文明的研究序幕。1986年,广汉市南兴镇三星村,砖厂工人杨永成一锄头下去,一块铜器被砸中,杨永成刨开泥土,吓了一跳:是个青铜面具。三星堆两个商代大型祭祀坑就此被发现,上千件稀世之宝赫然显世,轰动了世界,被誉为世界“第九大奇迹”。 成都晚报记者汪兰 来源:成都晚报 编辑:秋痕

  也发现了古蜀文明遗址

据发掘领队杨占风介绍,此次在青白江三星村发掘了30余座墓葬。这些墓葬分组并成排分布,均为竖穴土坑墓。同组内的墓主人头向一致。杨占风推测,他们有可能属于同一个家族。在成都平原,目前已经发现的最早的新石器文化遗址是距今4500到3800年的宝墩文化遗址;在距今3800年到3300年,成都平原进入了三星堆文化时期,青铜时代。


  首次发现

“墓葬的变化,反映出该时期社会发生变化,对于探索成都平原社会复杂化进程、文明起源及其背景具有重大意义。”刘雨茂介绍。此外,象牙骨簪及其出土位置的发现,还说明当时人们有着束发高挽的习俗,并佩戴骨管和骨片等饰品。这是古蜀宝墩文化时期的发饰材料首次被发现,为研究宝墩先民的发式、审美意识及其族属提供了可靠的研究资料。以上种种,足以证实该遗址是非常重要的一处先秦文化遗址。

  刘雨茂告诉成都晚报记者,该遗址纵跨宝墩文化时期和三星堆文化时期。其中,三星堆文化遗存的大量出土,对全面认识三星堆文化内涵具有重要意义。在宝墩文化晚期,这些史前聚落中已出现拥有一定权力的特殊阶层,聚落之间也可能出现了分化。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副院长江章华认为,三星堆聚落可能因为掌控了某些特殊资源或特殊物品的贸易渠道,逐步强大,成为强势聚落。

去年5月初,为了配合“丰树成都青白江物流综合平台建设项目”,青白江区文物保护管理所对三星村遗址进行了文物勘探,发现有土坑墓。随即,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会同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对墓葬进行了抢救性清理,在清理的过程中,发现了几座灰坑。据此次发掘的领队杨占风介绍,这些灰坑很特别,是非常工整的人工坑,里面堆积的东西也很特殊,不像是一般的废弃物,这个发现引起了考古工作者的重视。果然,在清理的过程中,不断地发现灰坑、墓葬、房址,甚至发现了路。最后,还在墓葬中出土了象征贵族身份的玉器。

  辉煌灿烂的古蜀三星堆文明曾经被想象为“天外来客”。据介绍,此次青白江三星村的考古发掘,为研究成都平原文明起源以及三星堆文明诞生的历史背景,提供了珍贵材料。

重要意义

  宝墩文化时期的发饰材料

首次发现

  ·相关档案·

·相关档案·

  “墓葬的变化,反映出该时期社会发生变化,对于探索成都平原社会复杂化进程、文明起源及其背景具有重大意义。”刘雨茂介绍。此外,象牙骨簪及其出土位置的发现,还说明当时人们有着束发高挽的习俗,并佩戴骨管和骨片等饰品。这是古蜀宝墩文化时期的发饰材料首次被发现,为研究宝墩先民的发式、审美意识及其族属提供了可靠的研究资料。以上种种,足以证实该遗址是非常重要的一处先秦文化遗址。

三星堆 世界“第九大奇迹”

  “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在先秦时期,以一道秦岭与中原阻隔的古蜀王国,经历了鱼凫王朝、开明王朝等时代。那些在时间中湮灭的故事是怎样发生的?曾以三星堆为都邑的古蜀王国是怎样崛起的?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刚刚公布了去年在青白江的重要考古发现,也许能解开这些历史之谜。

青白江发现先秦墓葬 或揭三星堆之谜

  青白江三星村

青白江三星村

金莎娱乐 2

当时的古蜀社会是什么状况?如今仍是扑朔迷离,疑团丛生。随着该遗址的发现和研究,一些湮没在历史长河中的真相也许将露出端倪。

  而将这些零星材料进行拼接,成都平原的人们如何从新石器时代一步步发展到古蜀王国,他们的社会如何运转和管理、人群如何组织等秘密,有望层层揭开。

“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在先秦时期,以一道秦岭与中原阻隔的古蜀王国,经历了鱼凫王朝、开明王朝等时代。那些在时间中湮灭的故事是怎样发生的?曾以三星堆为都邑的古蜀王国是怎样崛起的?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刚刚公布了去年在青白江的重要考古发现,也许能解开这些历史之谜。

  去年5月初,为了配合“丰树成都青白江物流综合平台建设项目”,青白江区文物保护管理所对三星村遗址进行了文物勘探,发现有土坑墓。随即,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会同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对墓葬进行了抢救性清理,在清理的过程中,发现了几座灰坑。据此次发掘的领队杨占风介绍,这些灰坑很特别,是非常工整的人工坑,里面堆积的东西也很特殊,不像是一般的废弃物,这个发现引起了考古工作者的重视。果然,在清理的过程中,不断地发现灰坑、墓葬、房址,甚至发现了路。最后,还在墓葬中出土了象征贵族身份的玉器。

在该遗址中,较早的宝墩文化三期的墓葬中没有随葬品,而在稍晚的宝墩文化四期的墓葬中,目前发现了2件玉器,其中有一件玉锛。“玉器出现在墓葬中,是身份的象征,而不是简单的工具。”杨占风说。在这些墓葬中,还出土了象牙制成的发簪和配饰。配饰有管状的、有牌状的,穿了孔,可以挂在脖子上。“这些珍贵的陪葬品,说明墓葬的主人不会是普通人。应该是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这些发现,说明该时期部分人已经享有拥有特殊器物的权力。这个时代已经有了一定的权力和等级差别。”杨占风说。

金莎娱乐,  青白江发现先秦墓葬 或揭三星堆之谜

成都晚报记者 汪兰

  在青白江区,有个地方,名叫“三星村”,在2003年和2009年,此地陆续有考古发现问世,曾清理墓葬近200座,灰坑100余个,房址20余座。出土了大量陶器、石器和少量骨制饰品。

刘雨茂告诉成都晚报记者,该遗址纵跨宝墩文化时期和三星堆文化时期。其中,三星堆文化遗存的大量出土,对全面认识三星堆文化内涵具有重要意义。在宝墩文化晚期,这些史前聚落中已出现拥有一定权力的特殊阶层,聚落之间也可能出现了分化。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副院长江章华认为,三星堆聚落可能因为掌控了某些特殊资源或特殊物品的贸易渠道,逐步强大,成为强势聚落。

  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该项目负责人刘雨茂研究员介绍,三星村遗址的考古发现,包含了宝墩文化三期、宝墩文化四期和三星堆文化三个时期的遗存。该遗址见证了古蜀文明从宝墩文化时期向三星堆文化时期的过渡。

也发现了古蜀文明遗址

  成都晚报记者 汪兰

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该项目负责人刘雨茂研究员介绍,三星村遗址的考古发现,包含了宝墩文化三期、宝墩文化四期和三星堆文化三个时期的遗存。该遗址见证了古蜀文明从宝墩文化时期向三星堆文化时期的过渡。

  有望揭开三星堆文明诞生之谜

而将这些零星材料进行拼接,成都平原的人们如何从新石器时代一步步发展到古蜀王国,他们的社会如何运转和管理、人群如何组织等秘密,有望层层揭开。

  三星堆 世界“第九大奇迹”

在青白江区,有个地方,名叫“三星村”,在2003年和2009年,此地陆续有考古发现问世,曾清理墓葬近200座,灰坑100余个,房址20余座。出土了大量陶器、石器和少量骨制饰品。

  距离四川广汉约三四公里,有3座突兀在成都平原上的黄土堆,三星堆因此而得名。1929年春,当地农民燕道诚在宅旁挖水沟时,发现了一坑精美的古代玉器,由此拉开三星堆文明的研究序幕。1986年,广汉市南兴镇三星村,砖厂工人杨永成一锄头下去,一块铜器被砸中,杨永成刨开泥土,吓了一跳:是个青铜面具。三星堆两个商代大型祭祀坑就此被发现,上千件稀世之宝赫然显世,轰动了世界,被誉为世界“第九大奇迹”。

有望揭开三星堆文明诞生之谜

  在该遗址中,较早的宝墩文化三期的墓葬中没有随葬品,而在稍晚的宝墩文化四期的墓葬中,目前发现了2件玉器,其中有一件玉锛。“玉器出现在墓葬中,是身份的象征,而不是简单的工具。”杨占风说。在这些墓葬中,还出土了象牙制成的发簪和配饰。配饰有管状的、有牌状的,穿了孔,可以挂在脖子上。“这些珍贵的陪葬品,说明墓葬的主人不会是普通人。应该是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这些发现,说明该时期部分人已经享有拥有特殊器物的权力。这个时代已经有了一定的权力和等级差别。”杨占风说。

宝墩文化时期的发饰材料

  当时的古蜀社会是什么状况?如今仍是扑朔迷离,疑团丛生。随着该遗址的发现和研究,一些湮没在历史长河中的真相也许将露出端倪。

  重要意义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有望揭开三星堆之谜,四大谜团笼罩古蜀文明

关键词: